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8th Jan 2008, 19:40 PM | 香港時政 | (854 Reads)

誰逼政府申請禁制令﹖

Picture
民間電臺案件中另一個爭議﹐是東區法院判政府敗訴後﹐政府申請禁制令的問題。有人批評此是合法打壓之舉﹐但這批評背後顯然忽視了政府申請禁制令的原因。

首先﹐東區法院裁定香港現時的《電訊條例》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撤銷包括曾健成等6名被告共14項控罪。政府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因此裁判官決定暫緩執行其關於法牌制度是否違憲的決定﹑以及推翻撤銷控罪的決定。

假如我們肯定政府被判敗訴不服判決﹐擁有依法提出上訴的權利﹐也理當能夠理解裁判官考慮到案件還未完成所有司法程序﹐是頒發暫緩令的原因。然而﹐民間電臺得悉判決結果後﹐仍對外聲稱還會繼續廣播﹐漠視裁判官的暫緩令。政府基於公眾利益和維持法治﹐才在1月10日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並獲法院接納。

實際情況是﹐是民間電臺揚言漠視暫緩令在先﹐政府為阻止民間電台漠視裁判官暫緩令﹐才申請高院禁制令﹐這種因果關係決不能混淆。如果民間電臺遵從暫緩令﹐政府還會主動向高院提出申請禁制令嗎﹖既然在申請禁制令的問題上﹐政府是被動地申請高院禁制令﹐又豈成打壓之理﹖

值得留意的是﹐民間電臺在頒佈禁制令當日晚上進行廣播﹐是同時觸犯藐視法庭和《電訊條例》的。因為在裁判官暫緩執行裁定及等候上訴結果期間, 《電訊條例》仍存有法律效力﹐所有未經批准或未有牌照而作出的廣播仍是違法,可構成刑事罪行。


[11]

在下對東區法院判決的看法,已經在原文中説明,自信沒有偏離普通法精神。當然在下不是法官,沒有資格說東區法院的判決一定無錯,但一介書生還是能依一向所學,對社會現象作出推論、判斷和評議。

文章中有邏輯,有推論,自然不能沒有前提。文章清楚表明推論的前提是建立在普通法和法理學(不論讀者是否同意該學派的理論)的基礎上,同時在下已經三番四次説明該文章的目的,乃嘗試從法理與情理兩方面探討這社會事件。

可是賢兄堅持在下在“預設立場和預設前提”下寫作,如此評價,在下不敢苟同。

賢兄可以對文章中的理論基礎有不同的看法,亦可以反對在下認同東區法院的裁決的判斷,但討論的焦點該是大家的理據和推論。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毫不出奇,況且在下的文章中有說不清楚的地方,在下亦有責任把問題說清楚。

可是賢兄認爲在下寫文章偏幫某政治勢力,因而無視原文中和留言中的理論、假設和推理,並獨斷地說文章中有預設政治立場,結論不公允,在下則無話可説,因爲這已經不能用説話把事情說明白,打筆戰亦非在下以文會友的原意。

在下已經在上一則留言中點出了你我對事情看法的分歧點,可是賢兄未能接納,誠為可惜。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1st Jan 2008 18: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