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8th Jan 2008, 19:40 PM | 香港時政 | (854 Reads)

誰逼政府申請禁制令﹖

Picture
民間電臺案件中另一個爭議﹐是東區法院判政府敗訴後﹐政府申請禁制令的問題。有人批評此是合法打壓之舉﹐但這批評背後顯然忽視了政府申請禁制令的原因。

首先﹐東區法院裁定香港現時的《電訊條例》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撤銷包括曾健成等6名被告共14項控罪。政府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因此裁判官決定暫緩執行其關於法牌制度是否違憲的決定﹑以及推翻撤銷控罪的決定。

假如我們肯定政府被判敗訴不服判決﹐擁有依法提出上訴的權利﹐也理當能夠理解裁判官考慮到案件還未完成所有司法程序﹐是頒發暫緩令的原因。然而﹐民間電臺得悉判決結果後﹐仍對外聲稱還會繼續廣播﹐漠視裁判官的暫緩令。政府基於公眾利益和維持法治﹐才在1月10日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並獲法院接納。

實際情況是﹐是民間電臺揚言漠視暫緩令在先﹐政府為阻止民間電台漠視裁判官暫緩令﹐才申請高院禁制令﹐這種因果關係決不能混淆。如果民間電臺遵從暫緩令﹐政府還會主動向高院提出申請禁制令嗎﹖既然在申請禁制令的問題上﹐政府是被動地申請高院禁制令﹐又豈成打壓之理﹖

值得留意的是﹐民間電臺在頒佈禁制令當日晚上進行廣播﹐是同時觸犯藐視法庭和《電訊條例》的。因為在裁判官暫緩執行裁定及等候上訴結果期間, 《電訊條例》仍存有法律效力﹐所有未經批准或未有牌照而作出的廣播仍是違法,可構成刑事罪行。


[1]

CK兄:莫怪在下自動對號入座。在下認爲政府“合法打壓”,這説話有兩個焦點:“合法”和“打壓”。

首先在下認爲政府行爲合法。因此,賢兄文中的道理,在下不但認同,而且也沒有多少補充。

至於“打壓”,這並非法理問題,而是道德問題。政府既可合法打壓,亦可不合法打壓。合法和打壓在概念上不一定是相關的,因此論證了合法,依然可以論證政府有打壓。而至於在下認爲政府打壓的結論,乃建立在在下認爲政府可以選擇發出臨時牌照的前提下。

至於有關政府發出臨時牌照的説法,有人贊同也有人反對,在下和司徒前輩就此在敝網誌上有過詳細討論。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19th Jan 2008 00:5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莫視」應為「漠視」,謹此告之。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19th Jan 2008 01:3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輸打嬴要也是司法遊戲一部份

輸打嬴要也是司法遊戲一部份,所以在政府方面而言,反正律師多的是,玩司法遊戲一定玩盡,無金錢成本的顧忌。在民間而言,最重要是集中資源精力嬴取違憲官司的最終勝利,其餘皆次要。亦所以,我不認為冲擊臨時禁制令的做法高明。這只是英雄主義,節外生枝。當然,在選舉之年政客皆有 hidden agenda,特別勇敢是為公為私兩利之事,亦所以有選舉總會是好事。

岸仔
[引用] | 作者 岸仔 | 19th Jan 2008 22:5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長空先生﹕

這篇文章確是反駁閣下以及一些持類似論點人士的觀點﹐所以不是對號入座的說。

本文的論點是透過陳述禁制令的前因後果﹐指出政府申請禁制令是果﹐民間電臺漠視暫緩令才是因。

如果閣下認為政府是有權上訴的話﹐區域法院頒佈暫緩令﹐填補上訴期間的法律真空﹐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

然而﹐民間電臺卻在聽畢判決後﹐揚言漠視暫緩令。這種行為不但是不合法﹐而且是不合理。

因為政府即使不打算上訴﹐而接納閣下所言而打算修訂法例﹐為填補修例期間的法律真空﹐區域法院也是會頒佈暫緩令的。

即是說﹐暫緩令的頒佈﹐根本與我們否認同東區法院的裁決無關。這不但是合法﹐而且合理。

閣下在批評政府申請禁制令的同時﹐對政府申請禁制令原因隻字不提﹐亦對民間電臺揚言漠視暫緩令﹐不作出任何法律上還是法理上的評價。這難免令人質疑﹐閣下因為個人的政治取態﹐而影響了發表政治評論的客觀性。


[引用] | 作者 CK | 20th Jan 2008 18: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林芸生
林芸生 :
「莫視」應為「漠視」,謹此告之。

謝謝﹐已更正


[引用] | 作者 CK | 20th Jan 2008 18: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岸仔
岸仔 :
輸打嬴要也是司法遊戲一部份,所以在政府方面而言,反正律師多的是,玩司法遊戲一定玩盡,無金錢成本的顧忌。在民間而言,最重要是集中資源精力嬴取違憲官司的最終勝利,其餘皆次要。亦所以,我不認為冲擊臨時禁制令的做法高明。這只是英雄主義,節外生枝。當然,在選舉之年政客皆有 hidden agenda,特別勇敢是為公為私兩利之事,亦所以有選舉總會是好事。

王先生說的是實情﹐確實是有人輸打贏要﹐但從政治角度看﹐如阿牛還是打算在港島區參選的話﹐他在08年勝出的機會還是不大。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20th Jan 2008 19: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CK兄:

可能這次文章誘發的討論比較深入,在敝網誌上有關的留言特別長和多,因此賢兄可能跳過了下面這段我與網友魚魚討論的部分留言:

“因此,拙文中有一個提議:政府一方面上訴,一方面尊重東區法院的判決,考慮頒發臨時牌照給民間電臺。因避免篇幅過長的關係,該文中沒有這提議的細節。其實政府可以申明該臨時牌照是尊重法院判決和考慮民間對言論自由的重視而發出的。該臨時牌照甚至可以是有條件的,如民間電臺任何時候不符合條件,政府則隨時收回該牌照。爲了避免鼓勵後來者,政府可以申明該臨時牌照可一不可再,將來的牌照必須依據修改後的電訊條例發出,電訊條例修改完成以前凍結新牌照的申請。這將避免法與理的尖銳衝突,並降低民間電臺那所謂公民抗命的政治能量。”

在上述的提議下,政府可以不用通過法律這剛性手段解決問題,這樣便不會發生後來挑戰禁制令的事件。當然,這是政治決定而非法律決定,因此沒有絕對的對或錯;例如司徒前輩便不同意在下的提案。

另外,在敝網誌上還有一段留言(在下答魚魚網友)如下:

“我認爲這次事件的難題在於法與理的衝突。如果單從法的角度出發,大家很容易達成一致結論——毫無疑問,政府全對;民間電臺全錯。我同意你的觀點,就算第一次對抗惡法情有可原,甚至於法有據(假設上訴結果是維持原判);第二次藐視法庭乃是蓄意挑戰香港的司法制度。”

我想加上這些留言補充,應可以清楚表達在下對這問題的看法和行文邏輯。

賢兄也可參閲其他前輩網友在敝網誌上的留言,他們的意見十分精辟。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1st Jan 2008 01:5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謝謝長空先生的回應﹐以下是最新消息﹐而這消息說明了幾個重點。

夏正民指電訊條例是否違憲仍有疑問 (星島)

01月 21日 星期一 01:10PM

高等法院駁回律政司申請延長對民間電台禁制令。高院法官夏正民表示,民間電台遵守法律與否,並非最急切,因為電訊條例是否違憲,仍然存有疑問。

夏正民表示,最重要是民間電台自2005年開台以來 ,沒有證據顯示他們影響民航、警察及救護車等公共服務,造成干擾,或有人模仿。 夏正民又表示,裁判法院早前裁定電訊條例違憲,但其後暫緩執行,裁判法院的裁決對其他法院沒有約束力,政府仍可以引用條例提出檢控,民間電台繼續無牌廣播,要承受被刑事檢控風險,所以決定不延長禁制令。

重點來了﹐既然民間電臺案還在審理中﹐電訊條例是否違憲仍存有疑問﹐政府若一面上訴﹐一面發臨時牌﹐豈不等如自相矛盾﹖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21st Jan 2008 14: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賢兄對在下的説明似仍有誤解。

發臨時牌照的前提是政府承認條例不完善,主動修例,這政治決定不需要法院判決電訊條例違反基本法後方執行。而上訴的目的是讓三個資深法官說清楚法律問題,例如如何才能符合言論自由原則,這將有利於修例。

如果政府如司徒前輩所說不願意放權,則肯定不會發臨時牌照,上訴的目的只是與民間鬥爭到底。很遺憾,這是目前的情況。

在下寫文章的目的,是企圖突破側重法律的思維模式,探討情理、法理皆可兼顧的可能性。法理當然要聽法院的,但情理(即政治)是政府的分内事,市民也可就事論事。只是這事件本身存在法律和情理的尖銳衝突,本來就不容易圓滿解決。

在下素知賢兄論事只重法不重情,故在下文章多不入賢兄法眼。至於在下文章的觀點公允與否、合理與否、周延與否,寓之公論可矣。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21st Jan 2008 15: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長空無二

千萬不要說「不入賢兄法眼」﹐只是希望以事論事﹐以客觀事實進行討論。

在立場上﹐個人對東區法院的裁決存在疑問﹐但我在撇除所有政治偏見的情況下﹐從法律程序尚未結束的現階段來看﹐電訊條例是否違憲﹐也是存疑的。換言之﹐我在評論政府申請禁政令一事﹐對東區法院的裁決是持「未可知論」的態度。

然而﹐若有人對東區法院的裁決持肯定態度﹐或假設政府申請上訴會被駁回﹐或假設政府即使上訴至終審庭還會維持原判﹐卻以此作為前提﹐因而覺得政府上訴是源於不服判決是有問題﹐繼而認為政府申請禁制令是有問題﹐這難免讓人覺得這犯了預設立場和預設前提的謬誤。

這顯然不是法理和情理的問題﹐是有沒有預設前提的問題。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21st Jan 2008 17:3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