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30th Aug 2007, 01:51 AM | 香港時政 | (1560 Reads)

紮鐵工潮見工運困局 

Picture 

紮鐵工潮已進入第三個星期﹐工潮最初由工聯會屬下的紮鐵工會發起﹐中途職工盟介入事件﹐協助工人抗爭﹐但事件仍然陷入僵局。8月29日﹐工聯會與紮鐵工人代表會面﹐期望能於翌日與商會展開談判﹐打破僵局。本文嘗試從是次紮鐵工潮中﹐探討香港整個工人運動所面對的困局。

有些言論批評職工盟介入事件﹐甚至有非勞工界別的立法會議員介入﹐令工潮政治化﹐使今次紮鐵工潮陷入僵局。對於工潮「政治化」的批評﹐筆者覺得有點難以理解。縱觀歷史﹐工人運動本身就是政治的一部份﹐工會這種組織本來就是十分政治化﹐而罷工本身就是工人抗爭的一種政治手段﹐既然工潮本身就是高度政治化的行動﹐又如何因為不同派系的工會介入﹐令工潮走向「政治化」﹖即是說﹐這個「政治化」本身有著另一種含義﹐便是在香港特有的政治環境下﹐傳統左派與民主派之間的政治角力。

只是﹐無論今次工潮是否牽涉到兩個政治派系鬥爭的元素﹐要圓滿解決事件本身也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勞資雙方立場互不相讓的情況底下。要解決工潮﹐只有三個可能性﹕一是工人方面讓步﹐二是資方讓步﹐三是雙方各退一步而達至共識。不論哪個派系領導是次工潮﹐也不可能出現第四個可能性。如果出現所謂第四個可能性﹐就是逼使政府支持工人﹐向資方施壓逼使他們讓步。

這似乎是那些「政治化」批評的第二重含義﹐民主派工會將矛頭指向政府。那些批評認為﹐民主派工會想籍此抨擊政府莫視工人利益﹐塑造政府「官商勾結」形象﹐以打擊政府管治威信。其實從工運策略分析﹐平心而論﹐這是一種逼使政府介入工潮﹑立場靠向勞方的手法。然而﹐單靠這種手法﹐真的能使政府傾向工人一方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從工運策略來說﹐罷工已是工會的最後手段。罷工只有兩個目的﹐一是令僱主因停工而蒙受損失﹐而令他們讓步﹐另外就是令社會運作受到影響﹐向政府施壓﹐逼使政府出面介入事件﹐並站在勞動一方。然而﹐若僱主認為滿足工人訴求﹐比起因罷工而損失的需要付出更多﹐或者工種的工人可替代性是高的話﹐資方是沒可能讓步的﹐罷工也失去了意義﹔政府方面﹐如罷工令社會整體日常運作的影響不大﹐即是說罷工無法影響政府的實質管治﹐不管你怎樣罷工﹑示威﹐如何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政府也沒有介入事件﹐並站在勞動一方的必要。在這情況下﹐政府堅持做中間人﹐資方則行拖字訣﹐就算香港的工會像外國工會﹐平日工會會員每月將部份工資上繳工會﹐到罷工時工會便有錢援助參與罷工的工人一樣﹐一打消耗戰﹐工會儲備金耗盡﹐工運便土崩瓦解﹐何況香港的工會不是這樣﹖

有意見認為﹐要逼使政府協助工人向商界施壓﹐紮鐵工人應再「訓」一次馬路﹐癱瘓中環交通。顯然﹐這種建議顯然是不智的﹐尤其是這種手法本身是非法﹐而建議者又認為政府是偏袒商界的。從策略來說﹐同一種策略用兩次﹐行動只會失敗﹐因為已失去突發性和爆炸性。其次﹐如果政府真的如建議者認為﹐是偏袒商界的話﹐自然恨不得要瓦解工潮。第一次因有突發性﹐警方也措手不及﹐但警方隨即作出警告﹐揚言不容許同類事情再次發生。如再發生﹐而這種手法本身是非法的話﹐警方便可名正言順拉人﹐因為「有言在先」。逮捕領頭人﹐殺雞儆猴﹐工潮自然土崩瓦解。

換言之﹐從正規手段逼使政府介入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將工潮擴大。現時兩派的工會皆是工會聯合會﹐擴大工潮即是呼籲其他行業的工人參與罷工﹐尤其是從事公用事業的工人。不過﹐工會能否擴大工潮﹐正是香港整個工人運動的困局之處。香港有可能再出現一次省港大罷工嗎﹖答案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香港經濟已經轉型。因為有能力罷工的工人﹐需具備一個條件﹕便是勞動技術。因為罷工本身是勞資議價過程中的非常手段﹐只有工種所需勞動技術的要求越專業﹐工人可替代性越低﹐議價能力越高﹐才有資格討價還價。然而﹐在今次工潮中﹐已有不少人指出﹐紮鐵工人已是建築業中議價能力最高的一群。同是建築業﹐其他工種議價能力都是較低﹐眼見他們罷工也陷入僵局﹐他們怎會嚮應﹖有人在今次工潮中﹐談到香港的低技術工人﹐指出他們的工作待遇也十分惡劣﹐而且也是無法享受經濟復甦所帶來的成果﹐但弔詭的是﹐他們的工作待遇十分惡劣﹐是因為他們議價能力低﹐而議價能力低﹐因為他們的可替代性高﹐這也是他們為何被稱作「低技術工人」。低技術工人如何響應罷工﹖服務業如何嚮應罷工﹖政府將上調公務員薪酬﹐公務員怎會罷工﹖

無可否認﹐自十九世紀歐洲出現工人運動開始﹐資方自然會在歷次工潮中亦不斷「學習」和「成長」﹐減低工人發起罷工的可能性和積極性﹐另一方面其實也是減低工人的議價能力。現在的香港﹐製造業北移﹐香港再無社會性大生產﹐白領的大企業以部門分工﹐白領連第二個部門的同事接觸機會也很少﹐六十年代式的萬人罷工如何發動起來﹖再加上合約制僱傭制度﹐參與罷工被視作曠工﹐可構成解除僱傭合約的合理理由。工潮擴大﹖又談何容易﹖

總而言之﹐是次紮鐵工潮展現了香港工人運動的困局﹐不論是爭取最低工資還是不合理解僱法﹐傳統的工會抗爭手段﹐似乎已失靈。如果工會作為壓力團體﹐本身的看家本領無法構成壓力的話﹐壓力團體沒有壓力﹐不論資方還是政府也不會賣帳。


[1]

你好!這篇Blog已經被我們選為精選文章! 請繼續寫更多好Blog和我們分享!

MySinaBlog 分類精選 - 時事


[引用] | 作者 MySinaBlog | 31st Aug 2007 10:31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