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7th Jul 2007, 03:44 AM | 香港時政 | (737 Reads)

綠皮書令反對派進退失據

Picture 

政制發展綠皮書在今月中出籠﹐除了社會各界反應比較冷淡之外﹐反對派亦似乎還未能組織起有效的攻勢。從近日反對派抨擊的言論中﹐焦點都放在今次諮詢方式的改變之上﹐可見今次綠皮書諮詢方式的改變﹐令反對派有點無所適從﹑進退失據。

今次綠皮書的不同之處﹐在於政府沒有預定提案﹐對普選形式和時間沒有預定立場﹐而是透過綠皮書簡介香港過往的政制發展歷程﹐基本法的普選框架﹐然後提出現時坊間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形式和時間的各種建議﹐供市民選擇和提出意見。以往的諮詢方式多是政府主導﹐政府在諮詢一開始便提出心目中的預定提案﹐然後舉辦各樣論壇聆聽社會各界意見。其實這種方式﹐與其叫「諮詢」﹐不如說是「遊說」。今次的諮詢方式則大有不同﹐綠皮書為市民提供更大的空間反映意見﹐令今次諮詢真正能夠做到「民意主導」﹐以民意為依歸﹐充份反映第三屆政府提倡的「走向群眾」思維。

然而﹐對於反對派來說﹐這種諮詢方式卻對他們非常不力。從以往的經驗﹐我們可以看出反對派慣常的政治角力策略﹐政府在以往的諮詢文件提出預定草案後﹐反對派便會從提案中抽絲剝繭﹐然後提出各樣批評﹐再牽起反宣傳攻勢﹐策動群眾上街﹐反對政府的建議﹐最終逼使政府收回草案﹐又或者在立法會將草案否決。這樣便能令特區政府變得議而不決﹐籍此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繼而激化民怨﹐製造社會分化﹐增加他們的支持率﹐最終有利於他們的選舉成績。從03年的23條立法﹐到05年否決政改方案﹐這都是反對派一貫的反宣傳技倆。

我們可以推斷﹐反對派原以為政府像05年一樣﹐將於綠皮書中提出一至三個政改方案﹐而他們已在綠皮書推出前提出自己的政改建議﹐並要求政府收錄在錄皮書內﹔如果政府的綠皮書並無收錄他們提出的政改建議﹐他們就會騎劫民意﹐聲稱自己提出的政改方案「獲六成市民支持」﹐繼而批評政府的綠皮書「莫視民意」﹐對政府的錄皮書窮追猛打﹔如果政府推出三個方案﹐並收錄他們的政改建議﹐他們便會批評其餘兩個方案「保守」﹑「假普選」﹐透過抨擊其餘兩個方案﹐來達至宣傳自己的政改建議之效。然而﹐反宣傳需要反對的對象﹐今次綠皮書沒有預定提案﹐令他們傳統的反宣傳策略失靈﹐不知從何反起。

因此﹐他們在綠皮書推出後﹐嘗未能組織起有效攻勢﹐亦較難製造輿論﹐只能牽強地抨擊諮詢形式「化簡為繁」﹐或者在特首選舉的提名機制做文章﹐其攻擊卻又顯得蒼白無力。至於反對原因亦非常簡單﹐因為他們清楚﹐市民知道越多﹐越是清楚《基本法》的政制發展框架﹐越是明白政制發展需要考慮的問題﹐越是理解普選存在多種選項﹐對他們越是不利。將普選議題口號化﹐是反對派慣常的宣傳技倆﹐讓市民誤以為可以隨隨便便一步登天﹐簡簡單單便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當年「07/08」如是﹐到現在「2012」也是如是。今次﹐綠皮書卻是將普選的各樣問題清晰展現出來﹐並羅列了各方意見﹐不利他們將議題口號化﹐而是需要花費更多唇舌﹐才能說服公眾支持。即是說﹐就是因為綠皮書太清晰了﹐又沒有了攻擊的著力點﹐所以他們一定要反對。

當然﹐普選是反對派的單一議題﹐所以他們不會就此罷休。近日﹐他們已制定綠皮書的所謂「標準答案」﹐準備向公眾推銷。雖然這是他們唯一的拆局方式﹐但手法卻有如傳銷騙局﹕期望市民不用細看綠皮書﹐囫圇吞棗便簽名作實﹐籍著社會對綠皮書反應冷淡之際﹐製造民意﹐造成反對派的「標準答案」是主流意見的假象。不過﹐這手法比起以前需要消耗更多人力物力﹐以往政府在諮詢書中做大量遊說工作﹐反對派只需召開記招表達反對意見﹐或者在各論壇喧嘩吵鬧﹐便能吸引傳媒聚焦﹐在媒體面前發表一下激烈的反對言論﹐便能製造輿論﹐再號召群眾上街即可﹔現在卻像是與政府身份互調﹐反對派要拿著「標準答案」跑到街頭﹐府籲遊說公眾簽名支持。顯然﹐這無疑是一場宣傳資源的消耗戰﹐而且對傳媒的吸引力自然較少﹐對他們甚為不利。可以預期﹐「標準答案」的策略只是虛招一晃﹐假如反應未如理想﹐未能吸引傳媒聚焦﹐他們便會鳴金收兵﹐等待綠皮書諮詢期結束﹐政府將各方意見歸納﹐制定出主流方案﹐或推出白皮書後﹐再出手一決高下。

伸延閱讀﹕政制發展綠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