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4th Jun 2007, 11:03 AM | 香港時政 | (1125 Reads)
新班子不違問責制

Picture

6月23日﹐新一屆特區政府的管治班子登場﹐當中有四名高級公務員及一名前高級公務員被任命為問責官員。民主黨繼續發揮為反對而反對的本色﹐黨主席何俊仁又大發謬論﹐竟聲稱新一屆政府有多位公務員進入管治班子,是有違問責制的原意﹐又擔心此舉將導致公務員出現「擦鞋」文化。何俊仁此番謬論﹐再次證明香港的政治生態確實已慘遭反對派扭曲﹐反對派為了打擊政府管治威信﹐就算無的放矢﹑無中生有也在所不惜。

當年政府實行高官問責制﹐重點在於決策局官員需要向市民問責﹐高官需要為自己的施政成敗負起責任,甚至在需要時辭職下台。不論問責官員是甚麼界別出身﹐他們若有施政失誤﹐仍需向市民問責﹐承擔政治責任﹐公務員出身的問責官員亦不例外。事實上﹐高官問責制實行以來﹐已有幾位問責官員為表政治問責而辭職﹐證明高官問責制行之有效。其次﹐在高官問責制下﹐政府的分工更為明確和細緻。問責官員負責政策制訂﹑諮詢﹑遊說的工作﹐令公務員可專門負責執行層面的工作﹐此舉能令公務員避免他們捲入政治旋渦之中﹐確保公務員體制穩定性﹑專業﹑中立和廉潔。因此﹐認為太多公務員轉為問責局長有違問責制原意﹐完全是無的放矢。

除此之外﹐公務員轉為問責局長吸引力本來就不高。問責高官是以合約方式聘用的政治任命﹐並非公務員體系﹐為期只有五年﹐若任滿後不獲下屆特首續聘便需離職﹐而且需要政治問責﹐遇上政治風浪更有可能要鞠躬下臺﹐工作穩定性遠比擔任公務員低。其次﹐現行的管治班子並無旋轉門設計﹐公務員轉為問責局長後﹐不能在任滿後返回公務員體系。更重要的是﹐香港的政治生態亦減低了公務員﹐甚至是外界人士擔任問責官員的吸引力。在高官問責制實行之初﹐曾有不少有志之士希望籍此加入政府﹐甚至棄商從政貢獻社會。然而﹐近年來香港的政治生態風高浪急﹐反對派不時製造議題來推動反政府浪潮﹐然後煽動民意大興問罪之師﹐這種逼宮文化﹐據聞早已令不少人卻步。至於對退休的高級公務員來說﹐他們大可以過冷河後棄政從商﹐收入可能有差距﹐但工作穩定性一定比隨時烏紗不保的問責官員高。因此﹐由高級公務員或退休公務員轉為問責局長﹐本來就不是甚麼「好路數」﹐更不是甚麼「公務員快速晉升的渠道」。民主黨人還要說會導致「擦鞋」文化﹐豈不是無中生有﹖

從公共行政角度來說﹐由外界人士擔任的問責高官有一缺陷﹐就是他們與公務員磨合的時間往往較長﹐亦需要一段時間適應新工作。問責高官在公務員眼中猶如空降﹐亦未必熟悉政府運作及公務員的工作文化﹐如果官員是商界出身﹐兩者的工作文化更是大相徑庭﹐極有可能受公務員排斥﹐甚至覺得問責官員「外行人管內行人」。然而﹐時間是不等人的﹐政府不能停下來讓新任官員適應新工作﹐問責官員便不能犯錯﹐反對派也不會管問責官員與公務員是否磨合不來﹐總之稍一不慎便會被轟下臺。公務員轉為問責局長的好處﹐在於他們原本來自公務員體系﹐熟悉政府運作及公務員的工作文化﹐受公務員排斥的可能性亦大大降低。

事實上﹐公務員轉為問責局長﹐問責精神不變﹐磨合時間又大為縮短﹐連同屬反對派的公民黨黨魁余若薇也不覺得有問題﹐表示「不論出身,只問成績」。何俊仁大發謬論﹐究竟是因為吃不到葡萄而感到酸溜溜﹖還是近期見報率下跌而為求出位不擇手段﹖相信明眼人心知肚明。


[1]

這就是反對派的特色了,為反對而反對。怪不得泛民的正統位置己不是民主黨擔任了。他們已流落到了和他們的棄將們同一等級了。


[引用] | 作者 karl | 24th Jun 2007 12: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只是覺得﹐儘管作為反對派﹐批評也不應該無的放矢﹐明明沒有問題的﹐硬生生說成有問題﹐就是無中生有。


[引用] | 作者 CK | 25th Jun 2007 21:38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