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1st Mar 2007, 13:26 PM | 雜談 | (1086 Reads)

再談中間偏左思潮

Picture 

在前一篇的<中間偏左思潮的心路歷程>中﹐筆者主要介紹自己的成長歷程對自己政治思潮的影響﹐但筆者的中間偏左思潮內容是甚麼﹐似乎一直沒有詳細介紹。本文則是主要介紹一下中間偏左思潮的核心內容。

修正主義和社民主義的理論破產
一般人認為﹐在政治光譜中的中間偏左思潮是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或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或可稱為社會自由主義﹐social liberalism)﹐筆者既然自稱中間偏左﹐理應認同此兩種思想。無可否認﹐這兩種思想有其可取之處﹐但個人並不認同理論的核心。基本上﹐筆者是不認同社會民主主義和民主社會主義的。社會民主主義的主張主要是提倡民主主義和社會公義﹐當中包括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利﹑普及教育權利﹑維護和扶助弱勢社群的權益﹐以及透過累進稅和福利達至社會資源的重新分配。雖然這些左傾的主張是可取的﹐但是社民主義並沒有認清社會出現不公的現象﹐乃是源於資本主義這種社會形態﹐甚至覺得民主主義和社會公義能夠在不改變資本主義社會形態的情況下能夠爭取。因此﹐不少的社民主義者是不認同馬克思主義。

至於民主社會主義﹐它與社會民主主義的區別﹐乃是他們清楚明白到社會不公源於資本主義的社會形態﹐而人類社會必須改變成社會主義才能得到真正的平等﹑自由和民主﹐不少民主社會主義者認同馬克思主義(正確點來說是相信修正主義)。不過﹐部份民主社會主義卻認為社會主義社會的來臨﹐是不需透過無產階級革命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如考茨基)﹐而是可以透過建立工人政黨參與資本主義民主選舉進入建制和取得政治權力﹐繼而進行社會改革﹐使資本主義「和平演變」成社會主義社會。因此﹐筆者認為民主社會主義其實是馬克思主義的修正主義。

筆者無法認同此兩種思想﹐或多或少源于馬克思主義的影響﹐當中的道理在於「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那麼﹐甚麼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呢﹖一個社會的上層建築(superstructure)分為政治上層建築和思想上層建築﹐一個社會的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或若政府機器)屬於政治上層建築部份﹐而一個社會的意識形態和主流社會價值觀﹐則是思想上層建築﹐而社會的上層建築是由這個社會的經濟基礎所決定的。那麼﹐甚麼是社會的經濟基礎﹖社會的經濟基礎便是一個社會佔統治地位的生產關係。因此﹐當我們說一個社會的社會形態﹐從本質上來說﹐其實是談論一個社會佔統治地位的生產關係。

換言之﹐資本主義社會的核心內容﹐其實是指資本家與無產階級之間的僱傭關係佔著這個社會生產關係中的統治地位﹐這種僱傭關係決定了社會的總生產力和社會資源的分配方式﹐構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基礎﹐而這種經濟基礎又決定了政治上層建築的組成和權力分配﹐政治上層建築又會為社會的經濟基礎服務﹐包括建立資產階級法權﹑確立資產階級政黨政治﹐去維護著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甚至連思想上層建築都是為著資本主義的社會形態服務﹐當中包括確立經濟學理論和政治意識形態﹐以賦予資本主義社會形態的正當性﹐並透過教育令此變成了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讓群眾認同這種社會形態﹐將社會中的不公視為必然和合理的存在﹐甚至反過來妖魔化那些批評資本主義社會的左翼思潮。

社民主義與中間偏左思潮
其實筆者在<民主的反思>一文中﹐基本上已說出了資本主義民主制度下的問題﹕「人民在理論上確實得到了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還有成熟的政黨政治。然而﹐這種平等只是機會的平等﹐成熟的政黨政治減低了人民可以選擇的候選人﹐代表弱勢社群的小型政黨進入建制的機會不斷被壓縮﹐加上天文數字的競選經費﹐獨立人士進入建制的機會根本全無可能﹐龐大的政黨則能得到財團的大量政治捐獻﹐當選後實行的政策假如損害到財團的利益﹐便有可能影響到它們的政治捐獻﹐有人將此稱之為金權政治。」大家只需看看美英兩國﹐便會發現這才是資本主義代議民主的真實寫照﹐亦證明了資本主義的政治體制始終還是受到資本家雄厚的經濟力量所影響﹐資產階級法權始終維護著資本家的既得利益﹐經濟學思潮始終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歌功頌德﹐社會的貧富差距和階級矛盾依然...雖然歐美在六﹑七十年代實行過福利主義﹐不少社民主義的福利主張得以實施﹐但右翼思潮吸收了那些有利於資本主義社會的社民主義主張後﹐最終還是演變成新自由主義取回建制的主導權﹐筆者更在<歐美的中間偏左趨勢>一文中﹐指出了社民主義政黨在九十年代開始的右傾化現象。歷史已經證明﹐不論是社會民主主義者無視資本主義本質問題下談社會公義﹐還是修正主義者主張的「社會主義和平演變」﹐在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情況下﹐都只不過是一種一廂情願的思想。

當然﹐有些人或許質疑﹕既然筆者受到馬克思主義思想影響﹐認為社會存在剩餘價值剝削﹐不認同資本主義﹐認為社會主義是比資本主義更理想的社會形態﹐又不認同修正主義的「社會主義和平演變」﹐筆者為何還聲稱自己中間偏左﹖首先﹐筆者在<中間偏左思潮的心路歷程>已說過﹐一直認為馬克思主義是一門政治哲學和政治經濟學理論﹐不應當作是意識形態﹐所以從不自稱作馬克思主義者﹐即不將馬克思主義視作意識形態般當作政治信仰。那麼﹐資本主義崩盤是一種歷史發展規律的結果﹐並非任何人的主觀意志能夠轉移﹐無產階級革命的來臨亦是一樣﹐這亦是筆者在文中認為革命鼓吹不來的原因﹐因為革命的歷史時刻並未來臨的時候﹐輕言革命是不會成功的事。

其次﹐筆者雖然不認同社民主義和修正主義﹐但卻肯定他們的主張確實對資本主義社會起著改良作用﹐並能改善了工人的生活環境和工作待遇。因此﹐社民主義主張的免費普及教育﹑廉價的公共醫療服務﹑社會安全網﹑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工人的集體談判權﹐乃至建立累進稅制使社會資源重新分配的主張﹐都是值得在資本主義社會內推行的。當然﹐社民主義的社會福利主張﹐其實是工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鎮痛劑﹐社會安全網一詞更反映了社會福利政策其實是資本主義社會的續命丹。然而﹐既然資本主義崩盤是一種歷史發展規律的結果﹐那麼﹐社民主義的社會福利建議是否資本主義社會的續命丹﹐資本主義社會最終還是難逃崩盤的命運。在這情況底下﹐社民主義的社會福利建議﹐便可算是救濟貧窮的過渡期政策﹐繼續對貧苦大眾起著鎮痛作用。

其三﹐社民主義者的福利改革主張確實有利於維持社會公義﹐例如﹕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利﹑普及教育權利﹑維護和扶助弱勢社群的權益﹐以及透過累進稅和福利達至社會資源的重新分配﹐其實也能在現行的社會主義國家實施﹐尤其是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我國﹐這些建議都是有利於確立社會主義的社會公義﹐促進社會主義社會的和諧。事實上﹐我國的執政共產黨在這幾年進行的不少社會改革﹐似乎都吸取了這些主張﹐例如﹕最低工資﹑反壟斷法﹑擴大基層民主﹑確保農村的基礎普及教育權利等﹐只要隨著國家的生產力繼續發展﹐綜合國力的增強﹐國家能夠投放在社會福利的資源亦將會更多﹐屆時社會亦將會更公平和公正。畢竟﹐馬克思主義的理想和其他左翼思潮的終擊理想一樣﹐乃是建立一個沒有階級﹑沒有剝削的公平公義社會﹐這亦應該是和諧社會的實質內容。既然執政共產黨是代表著工農階級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建立公義的和諧社會這個目標﹐也應該與其他左翼思潮相一致。

簡而言之﹐筆者的中間偏左思想﹐乃是認為在不改變資本主義社會的社會形態底下﹐社民主義的主張並不能帶來真正的社會公義﹐亦不認同修正主義提出的「社會主義和平演變」。然而﹐社民主義在民生福利方面的建議仍是可取的﹐值得在資本主義社會下推行﹐為貧苦大眾帶來鎮痛的作用。因此﹐在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下﹐筆者仍是贊同資本主義代議民主﹑免費普及教育﹑廉價的公共醫療服務﹑社會安全網﹑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公平競爭法﹑以及爭取工人的集體談判權。換言之﹐資本主義社會下採取中間偏左路線﹐乃是人類社會演變中的一個過渡期政策﹐亦符合貧苦大眾的根本利益。 

至於個人對香港﹑內地和世界的中間偏左思潮的看法﹐將會另撰文章探討之。


[1]

高水平的分析!

美國著名政治學者Robert Dahl及Charles Lindblom提出以新多元主義(Neo-Pluralism)的角度去解析美國政治,就是理解在資本主義社會中掌握充沛資源的工商界在政策的討價還價過程中始終佔有優勢,縱有民主普選社會的政治權力分布(Power Structure)仍然並不平等。


[引用] | 作者 方一匡 | 24th Mar 2007 13:41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