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7th Feb 2007, 08:13 AM | 香港時政 | (474 Reads)

盈餘不等如財政結構穩健

Picture

外界預期政府今年盈餘將達三百億﹐因此財政司司長在今天(星期三)所發表的財政報告﹐會否減稅成為了外界的焦點。有報導指政府將會削減紅酒稅﹐不過市民和各個政黨最關心的﹐始終是政府能否減低個人收息稅和利得稅的稅率。

當然﹐現時政府庫房有盈餘﹐確實是減稅的好時機﹐如果政府能在今年減稅﹐對香港市民來說確是好事。減稅能夠刺激市民消費﹐利得稅的削減又能吸引投資﹐提升香港的市場競爭力。普羅大眾當然希望政府在財政盈餘減稅﹐要求減稅又是各個政黨爭取選民支持的最佳保證﹐所以這兩年來要求減稅的呼聲可謂不絕於耳。然而﹐香港一直奉行簡單低稅制﹐相比起其他發達國家和地區﹐香港的個人入息稅和利得稅率是相對偏低的﹐究竟政府還有多少的減稅空間﹖假如政府將來又再出現盈餘﹐是否又再需要減稅﹖另外﹐第三屆特首選舉舉行在即﹐特首曾蔭權宣佈角逐連任的同時﹐泛民主派已拿得足夠票數提名梁家傑參選﹐而曾蔭權在較早前發表政綱時已表示政府將會減稅。因此﹐若周三發表的預算案中提出減稅﹐泛民主派很可能將減稅一事而大造文章﹐抨擊曾蔭權借減稅為自己角逐連任「派糖」加分﹐但政府若不減稅﹐泛民主派又會像上份財政預算案一樣﹐批評財政司是守財奴﹐不肯與民共富﹐不願還富於民。政府面對著以及對抗性政治態勢﹐要維持審慎理財原則﹐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更重要的是﹐雖然今年庫房錄得財政盈餘﹐但這並不代表香港公共財政結構的穩健。有些人或許會說﹐香港坐擁數千億儲備﹐現時我們的積穀絕對可以防飢。可是﹐我們不要忘記﹐政府在教育﹑醫療和福利的開支﹐卻是不斷增加的。儘管早幾年香港面對著經濟低迷﹐政府在教育﹑醫療和福利的開支依然是有增無減。政府在經濟低迷期間﹐雖曾想盡辦法節流﹐包括公務員凍薪和削減各樣民生事項開支﹐卻遭到強烈的反彈﹐泛民主派亦乘勢抨擊政府。現在政府收益轉虧為盈﹐各個政黨和民間團體要求增加民生及福利事項開支﹐已是意料中事﹐為了維持政府的民望﹐提出節流的困難性亦只會更高。可以說﹐財政赤字危機已開﹐政府在未來幾年的節流空間亦相對減少。

除了節流上遇到困難之外﹐香港至今仍然存在稅基狹窄的問題﹐由於香港奉行簡單低稅制﹐個人入息稅和利得稅率是政府的經常性收入來源﹐這卻導致稅收的重擔主要落在中產和高收入人士之上﹐337萬就業人口中只有122萬人須繳納入息稅﹐當中繳付最高16%標準稅率者承擔了近四成入息稅收入。此外﹐稅收極易受到經濟環境影響﹐只要出現週期性經濟衰退﹐市民入息和企業盈利減少﹐政府的稅收便有可能大幅下降。其次﹐自九十年代開始﹐政府錄得盈餘的原因主要來自賣地及出售資產所賺取的收入﹐今年的盈餘也主要是賣地成績理想所致。然而﹐這這類非經常性收益的升跌波幅卻是可以十分巨大的﹐加上香港屬外向型經濟﹐容易受到外圍環境影響﹐只要國際市場有任何風吹草動﹐香港經濟也勢必受到牽連。例如香港在亞洲金融風暴後﹐啡經常性收入便不斷下跌﹐直至03年沙士爆發期間﹐政府賣地收入更曾一度跌至54億。此外﹐若政府像回歸之前一樣﹐過份依賴賣地收入﹐便極有可能限制土地供應以確保賣地收益﹐高地價政策便有可能捲土重來。土地供應減少勢必推高樓價﹐高地價政策將會刺激樓市投機活動﹐樓市過熱將使香港再次跌進泡沫經濟的泥沼。

其實政府在上年七月份提出稅制改革的諮詢﹐正是建議透過開徵商品及服務稅﹐以解決香港的公共財政結構問題﹐但結果卻是一面倒的反對﹐而逼使政府將收回消費稅的建議。當然﹐部份反對消費稅的理由是確實存在的﹐例如消費稅有可能短時間打擊市民的消費意欲﹐亦有人提倡其他的稅收辦法﹐如有人建議政府開徵資產增值稅﹐亦有團體一直提議政府增加利得稅和入息稅的累進比率和稅階。然而﹐增加稅種和稅階似乎仍是無法解決稅基狹窄的問題﹐商品及服務稅似乎仍是拓闊稅基的最佳辦法。然而﹐經過今次諮詢﹐政府在短期內再次提議開徵商品及服務稅的機會不大﹐而香港政制隨著民主成份不斷增大﹐支持任何開徵新稅或者加稅均不利又不利於選舉﹐似乎又會增加稅制改革的阻力。如何增加香港的公共財政穩健性﹐相信是一個長期難以解決的棘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