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0th Feb 2007, 06:30 AM | 社會科學 | (1332 Reads)

民主的反思

Picture

每當一些人談到香港的民主發展時﹐都會拿西方的民主和政治制度來比較﹐認為西方的政治制度和福利制度都相對完善﹐仿彿西方國家從建立一刻開始便是這樣的。但是﹐事實是這樣的嗎﹖絕對不是﹐我們回顧歷史便會發現﹐西方國家的政治制度和福利制度﹐都是經過漫長的時間才變成今日這個樣子。

英國光榮革命﹐可以說是西方民主制度的開始。光榮革命後﹐英國奉行君主立憲﹐變成議會至上的西敏寺模式﹐但當時由世襲貴族產生的上議院權力仍然非常大﹔另外﹐只有納稅額達一定程度的成年男士﹐才擁有下議院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貧富大眾和女性是沒有選舉權的。後來在獨立戰爭後建立的美國﹐奉行三權分立的共和體制﹐眾議院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也只是賦予納稅額達一定程度的成年男士。十八世紀末爆發法國大革命﹐民主共和的思想在歐洲出現﹐但直到十九世紀中期﹐歐洲大部份國家仍然奉行絕對王權制度﹐法國也曾出現過數度帝制復辟。十九世紀末統一的德國和意大利﹐雖然奉行君主立憲﹐但君主仍有相當大的權力。換言之﹐現代的民主共和精神在二十世紀之前的歐美﹐還不是一種主流價值﹐儘管有些國家已建立民主議會﹐但選舉權仍是中產和資本家的專利。

歐美在工業革命後迅速工業化﹐但當時的工人不但沒有政治權利﹐還要受到資本家剝削﹐工作和生活環境非常惡劣﹐社會的貧富差距非常之大﹐這就是各樣左翼思潮和馬克思主義誕生的成因。馬克思主義的出現﹐令到不少知識分子和工人開始成為馬克思主義者﹐並開始領導工人進行武裝革命﹐以求建立屬於工人的民主國家﹔有一部份的左翼分子則反對工人革命﹐便提出改良主義﹐提倡透過爭取工人和女性的政治權利和社會福利﹐改良資本主義制度。一些歐美國家﹐主要是英國和美國﹐在群眾的壓力下才開始進行社會和政治改革。

然而﹐歐美的政治和福利制度出現迅速變化﹐則在1917俄國十月革命之後。十月革命的成功﹐令第一個主張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國家誕生﹐而蘇聯建立﹐令不少西方出現赤化危機。為免自己的國家爆發紅色革命﹐歐美國家開始接納接納改良主義者的改革聲音﹐中產和資本家選舉的專利才被打破﹐並開始建立社會福利制度。二戰之後爆發冷戰﹐西方國家赤化危機加劇﹐歐美國家唯有進一步實行社會改革﹐完善福利制度﹐令部份國家成為福利主義國家。不過﹐福利主義帶來了利得稅和入息稅的大幅瓢升﹐隨之而來的是高失業率和人民工作意欲降低﹐加上冷戰結束令赤化危機消除﹐這又帶來了新保守主義的抬頭。當然﹐現代西方國家雖然在新保守主義浪潮下﹐福利水平已有所下降﹐但福利制度仍是相對完善的。

可是﹐歐美國家為何能夠支撐這麼龐大的福利開支呢﹖靠的是歐美國家的強大國力﹐但是歐美國家何以得到的強大國力呢﹖那就是它們由十七世紀開始的侵略所積聚下來的。歐美國家在幾百年間不斷透過侵略和建立殖民地﹐並透過略奪殖民地和剝削殖民地的工人﹐才帶來龐大的財富﹐然後再從這些財富抽取一部份﹐來為歐美國家的窮人和工人提供福利﹐以消弭社會的階級矛盾。歐美國家的殖民地曾經遍佈世界﹐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國家國力大幅減弱﹐世界出現反殖潮﹐歐洲國家的殖民地才得以獨立。雖然殖民主義的時代已經過了﹐但以往侵略所積聚下來的財富並沒消失﹐形成了西方國家繼續發展經濟的資本。那些脫離殖民統治獨立的國家需要發展經濟﹐便需要透過便宜的勞動力﹑地價和原材料來吸引西方國家的企業前來投資。外資在這些發展中國家利用便宜的勞動力﹑地價和原材料進行生產﹐從而賺取龐大利潤﹐製成品又可以遠高于成本的價格賣回給這些發展中國家﹐隨著全球化﹐這種情況則更為明顯﹐反全球化分子將此稱之為「經濟帝國主義」。

我們再看看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他們的人民確實得到了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還有成熟的政黨政治。然而﹐這種平等只是機會的平等﹐成熟的政黨政治減低了人民可以選擇的候選人﹐代表弱勢社群的小型政黨進入建制的機會不斷被壓縮﹐加上天文數字的競選經費﹐獨立人士進入建制的機會根本全無可能﹐龐大的政黨則能得到財團的大量政治捐獻﹐當選後實行的政策假如損害到財團的利益﹐便有可能影響到它們的政治捐獻﹐有人將此稱之為金權政治。這樣的民主又算不算是真正的民主﹖這相信是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1] 民主只是夢一場

民主只不過是由控制者強行植入被控制者腦中的一場夢而已。
1st:先解釋自由的幅度。自由是什麼?自由只不過是在不侵犯他人權力、自由的情況下的一點點空間而已。由於您想得到更大的可發揮自由的幅度/空間/權力/利益,您就必須規劃一些規矩、條例、談判、協調。您的對手如不夠您好料,您就能如您所願樂。如果您是個暴君,民主在哪兒呢?如果您夠仁慈、平等,您的自由權利在哪兒呢?
所以,民主只不過是.....


[引用] | 作者 蘇白文生 | 23rd Feb 2007 16: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蘇白文生﹐我始終認同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道理﹐儘管香港將來實行全面普選﹐商界仍可靠捐獻來維持其他們在政治上的影響力。


[引用] | 作者 CK | 27th Feb 2007 14:3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CK,請再清楚解釋[經濟決定上層建築],實際情況是如何的。


[引用] | 作者 蘇白文生 | 1st Mar 2007 00:2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簡單點來說﹐就是誰出錢誰是話事人。用一間公司來說﹐誰出錢就誰是老闆﹐僱員只有聽老闆的份兒。公司就是上層建築部份﹐老闆出錢就是經濟基礎。

到一個社會﹐雖然說沒人打工這個社會就崩潰了﹐但人們不打工吃甚麼呢﹖最終還是要替老闆打工﹐有錢的始終比沒錢的有更大的影響力。

例如一些人批評現在香港官商勾結﹐其實香港回歸前也是官商勾結的。那麼﹐香港民主之後就不會官商勾結嗎﹖有﹐只是以另一種形態出現﹐那就是金權政治。民主選舉是一種燒錢的玩兒﹐那些政黨的錢從何來﹖真的可以全部單靠街頭募捐嗎﹖不可能﹐最終還是看那些財團的政治捐獻。不過﹐財團的政治捐獻真的不問回報嗎﹖我看也不可能﹐那些政治捐獻對它們來說也是一種政治投資﹐哪個政黨當選了﹐難道它們真的敢做出甚麼損害自己財主的事嗎﹖

有人說美國共和黨上臺後奉行的鷹派政策﹐四處征戰﹐是受到支持共和黨的軍工企業所影響...這就是所謂的金權政治。

這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道理。


[引用] | 作者 CK | 2nd Mar 2007 21: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首先﹐我不知道你說的我國是甚麼﹐我說的我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點是非常清晰的。

第二﹐幾篇文章的內容主要是陳述客觀事實﹐如果有人覺得悲哀﹐乃是因為本來不少香港人相信著的民主意識﹐其實只不過是一種假意識﹐社會不公和貧富差距的問題本質﹐根本並非來自香港沒有民主政制﹐而是源於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例如梁家傑在上次辯論中批評官商勾結﹐或者政府向地產商傾斜﹐一些中產人士發現自己勞碌一生只為做樓奴﹐香港的中小企生存空間逐步被大財團蠶食﹐這些問題都並不是能夠透過改革政制能夠改變。或許一些不相信馬克思主義的人無法接受﹐但這卻是客觀事實﹐現時香港社會的問題主要源于階級矛盾﹐階級流動性降低﹑貧富差距拉大﹑中產階級無產化﹑中小企生存空間逐步被大財團蠶食﹑建制內出現利益抒送...這都是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走向成熟必然面對的問題﹐而不是政制民不民主的問題。這樣的社會是悲哀的﹐但那也是必然的﹐是任何人不能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這不是感到無力﹐而是知道無能為力是必然的﹐儘管香港的代議民主全面成熟﹐香港的政黨成熟﹐香港出現政黨政治﹐儘管香港最終走向福利主義﹐這也是無法改變的局面。然而﹐這些文章並不是發泄﹐而是希望大家認清這些客觀事實。

至於為何不寫點美好的﹖做人是不可以自欺欺人﹐明明不是美好的﹐怎樣說也不會變成美好的。明明社會問題源于階級矛盾﹐你無視或者不承認﹐矛盾是依然存在。明明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發展出來的代議民主﹐雖然將會比現在好﹐但一些人批評的利益抒送﹐只會演變成金權政治而繼續存在﹐明明資產階級法權仍然維護著資本家的利益﹐法律仍然是有錢人的玩兒﹐這是怎樣歌頌也改變不來的事實。

簡單點來說﹐本人並不是在批判些甚麼﹐而是陳述社會現實。如果有人因為這種社會現實而感到不滿和沮喪﹐對不起﹐在歷史客觀的發展規律底下﹐你是甚麼都做不到。如果有人真的以為示威遊行﹐或者早日達至普選﹐這些社會矛盾便會迎刃而解﹐他們可以繼續相信著假意識繼續活下去。因為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只能靠著樂觀的合理期望才能生活下去﹐只可惜﹐當一天民主夢碎的時候﹐那種無奈和痛苦﹐比起沒有幻想的人更大而已。


[引用] | 作者 CK | 21st Mar 2007 14:3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請容我引用

請容我引用,謝!


[引用] | 作者 vc | 23rd Nov 2007 16: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