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9th Jan 2007, 05:11 AM | 香港時政 | (1392 Reads)

社會矛盾的激化原因

Picture 

之前在<香港問題與深層次矛盾>一文中﹐筆者指出了香港存在的社會矛盾和政治矛盾﹐而這兩個矛盾因為香港奉行一國兩制﹐以及受到的國際政治格局的影響下難以解決。香港政府和學術界﹐一直以來似乎都莫視階級分析的重要性﹐因此政府似乎一直難以看到社會的矛盾所在﹐繼而對症下藥。劉兆佳指出政府下滑與社會出現兩極化的關係﹐個人認為覺得這分析具有參考價值﹐而且中央政策組找對了方向﹐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主軸雖然是對抗性政治矛盾﹐不過經濟矛盾另一面﹐其實就是階級矛盾。或許有人不喜歡用階級矛盾一詞﹐但無論我們將這現象稱作社會兩極化﹑社會分化還是階級矛盾﹐我們都是在談論著同一個客觀事實﹐就是社會貧富差距拉大﹐社會基層工作和生活待遇變壞﹐工作待遇問題又衍生出勞資關係的矛盾﹐因而對社會彌漫著一股不滿情緒。

社會因貧富懸殊而出現的兩極化﹐並不會因為經濟環境好轉﹐或者高呼自力更生﹑自由市場經濟萬能論就能解決的問題﹐因為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就必然令到貧富懸殊長期存在。日前經濟學者曾淵滄撰文也指出貧富懸殊在香港社會是難以消除的﹐亦有人指香港社會存在貧富懸殊是正常表現。問題不在於香港存在貧富懸殊是否正常﹐在一國兩制﹐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下﹐特區政府固然難以完全消除貧富懸殊和階級矛盾。問題在於特區政府如果不研究香港出現的階級矛盾﹐透過民生政策去抒緩階級矛盾﹐這不但難以構建和諧社會﹐而且更有可能成為對抗性政治新的抗爭元素。當對抗性政治勢力利用階級矛盾衝擊建制﹐屆時絕對比現時單純的政制爭拗帶來更大的殺傷力。

從今次分析中﹐我們看到了現時香港的階級矛盾正在逐漸升溫﹐這是資本主義社會走向成熟的必然發展規律﹕(1)小資產階級(夾心階級)開始「無產化」﹐生活壓力進一步加大﹕「社會的分層由過往的鑽石形,即兩頭小、中間大,變成三角形」﹐當中包括市場在非完全競爭下﹐中小企競爭力下降﹐生存空間不斷被壓縮﹐以及「中層階級因為種種原因,如電腦化、技術過時等而飯碗不保或需減薪降職」(中產階級失去管理生產資料的機會)﹔(2)社會流動性降低﹐以往籍普及教育確保階級流動性的機制失調﹕「現時很多高學歷人士、勤勤懇懇亦面對飯碗不保之虞」。當中其實還有第三個因素﹐此乃高地價政策和泡沫經濟的後遺症﹐夾心階級需要肩負龐大債務(按揭)才能基本解決住屋問題﹐而中下等收入的夾心階級透過肩負龐大債務去解決住屋問題之餘﹐其居住質素與部份基層分別不大。

其實這三項因素也能解釋﹐之前在<再談夾心階級>一文中談到的夾心階層問題﹕一批是著眼於自己作為納稅人卻在現存的社會政策中得益甚少﹐因而變成了要求削減福利﹑高呼社會福利養懶人﹐以及歧視新移民的中產社群﹔另一批則將著眼點放在自己的政治影響力﹐成了期望改變社會和政治體制的力量﹐並配合著存在政治野心的從政者﹐帶來一波又一波的反政府浪潮。

前年年尾時﹐當香港出現深層次矛盾爭議的時候﹐筆者也與友人談論過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問題。從表面上來看﹐香港的首要矛盾是對抗性政治矛盾﹐政制爭拗只是表面現象﹐本質是兩股政治勢力的政治對抗和角力﹐爭奪香港建制的控制權和政府的管治權﹐當中「還政於民」口號的「民」是指甚麼﹐理解了便明白香港政治矛盾的主軸。在政治矛盾底下﹐社會矛盾成了次要矛盾﹐不過由於牽涉到社會資源分配和再分配﹐關乎到普羅大眾的生活質素和水平﹐對於普羅大眾來說﹐實際上這不是次要矛盾﹐反而是首要矛盾。說到底﹐社會矛盾就是階級矛盾﹐但香港奉行資本主義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因此階級矛盾只可靠福利和民生政策所抒援﹐階級矛盾是永遠無法消除的。最令人擔心的情況是﹐政治矛盾發現社會矛盾的可塑性﹐社會矛盾能夠成為對抗性政治元素﹐繼而激化社會矛盾以衝擊建制。當然﹐對抗性政治勢力激化社會矛盾的原因﹐不在於改變香港的經濟基礎﹐而是在於衝擊建制﹑打擊政府和親建制勢力的管治威信﹐以及擴大他們的群眾影響力。從現在出現的政治態勢來看﹐我們能夠看見近年來反對派出現的左傾現象﹐從民主黨在最低工資立場的轉變﹑到部份民主派人士借香港部份行業出現寡頭壟斷而倡議反壟斷法﹐到公民黨的帶有社會民主主義色彩的政綱﹐到長毛梁國雄建立社會民主連線﹐聲稱「自己是香港唯一真正的左派組織」﹐都看得到對抗性政治勢力透過政治立場左傾來挑起社會的階級矛盾。可見有人抨擊對抗性政治勢力正在散佈福利主義和民粹主義﹐是言之有利﹐而背後的政治動機正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