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2th Jan 2007, 22:56 PM | 香港時政 | (1224 Reads)

再談夾心階層

Picture

近日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分析近日特首及政府民望下滑原因時指出﹐中產階層在經濟環境劇變中已成最受打擊一群,加上近年經濟好轉,又令貧富懸殊問題更見嚴重,因此令社會充斥怨氣。其實從香港出現經濟低迷開始﹐中產階層早已出現不滿情緒﹐而他們的不滿則與他們專業或職業上的不同﹐而從兩方面反映出來。我們將會發現﹐中產對社會的不滿﹐部份因為立場傾向反政府﹐而令政治立場傾向支持泛民主派﹐並且希望政治體制作出改變。

其實筆者在<誰在毀滅香港﹖>一文中﹐已指出了香港夾心階層的問題。香港所謂的中產﹐其實是夾心階層﹐或者應該稱作中等收入人士﹐他們部份是企業的中層管理人員﹐代為管理資本家的部份生產資料或部份生產部門﹐另一些是小資產階級(即所謂的中小企)﹐有一些是則接受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如律師﹑大律師﹑醫生等是自僱經營者﹐還有一些是政府中層官僚。當中﹐社工則是在資本主義福利制度下擔任社會潤滑劑﹐卻在教育過程中賦予了社會工作的使命﹐而在擔任社會潤滑劑的同時﹐誤以為自己正在改變社會。

在這批夾心階層當中﹐政府中層官僚是現時建制下的受益者﹐所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不會亦不敢反對建制﹐加上反建制勢力只會對他們帶來工作不便﹐所以他們部份人對反建制勢力產生反感。其餘的夾心階層﹐他們的中等收入令他們得不到基層的社會福利﹐只有沒有入息審查制度下的廉價公共醫療和免費教育﹔他們需要堅負著龐大的按揭借貸才能解決住屋問題﹔他們的中等收入和高等教育水平﹐令他們對生活質素有一定的追求﹔他們的高等教育水平令他們接觸到外國的政治體制和社會制度﹐繼而影響了他們的意識形態和社會觀﹐令他們對這些外國的政治和社會制度產生嚮往﹔他們在工作上的體力消耗遠比基層少﹐平均工作時間比基層少﹐讓他們有更多時間參與工餘活動﹐包括參與政治團體和壓力團體﹐並希望籍此影響建制甚至投入建制﹐不過在現存制度下難以進入建制﹐所以他們想改變建制。因此﹐現時香港的夾心階層分為了兩批﹐一批是著眼於自己作為納稅人卻在現存的社會政策中得益甚少﹐因而變成了要求削減福利﹑歧視新移民的中產社群﹔另一批則將著眼點放在自己的政治影響力﹐成了期望改變社會和政治體制的力量﹐並配合著存在政治野心的從政者﹐帶來一波又一波的反政府浪潮。

這種現象﹐在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以及今次選委會選舉的結果中能夠顯現出來。現時主流的反建制勢力﹐主要來自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包括教師﹑大學學者﹑律師﹑大律師﹑新聞從業員﹑社工和醫生﹐反建制勢力的骨幹成員也是來自這些界別。另一批夾心階層﹐主要是中小企和企業的中層管理人員﹐則傾向大資產階級(商界)立場﹐支持自由黨和新自由主義。

然而﹐受著殖民地教育成長的專業人士和高級知識分子﹐雖然眼中的西方民主制度是非常美好﹐不過他們似乎永遠無法明白資本主義社會中﹐政治體制和社會制度無論作出了甚麼改變﹐就算令香港演變成政黨政治﹐夾心階層政黨最終還是需要營運經費來維持生計。然而﹐營運經費從何而來﹖是國家民主國際事務學會﹖還是最終要靠香港的資產階級﹖大家又會認為﹐資本家的政治捐獻會是免費午餐嗎﹖當他們發現政黨政治與金權政治是同義詞﹐當他們發現所謂的社會公義最終目的只是用來吸引選票之時﹐他們才會明白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道理。

這正是夾心階層的悲哀。


[1]

放心到他們意識到時已為時以晚,為何我老豆不是資本家呢?在資本主義社會,「自由人」只有是資本家。


[引用] | 作者 無雙直傳 | 26th Jan 2007 12:15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