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8th Dec 2006, 08:14 AM | 雜談 | (986 Reads)

中間偏左思潮的心路歷程

Picture

有些朋友經常問本人你自己是中間偏左﹐究竟是甚麼﹖為甚麼我是中間偏左。或許這一切﹐需要由本人成長的心路歷程說起。

本人是從小到大都就讀官立學校的﹐所以時常笑稱自己是「港英餘孽」。小學開始是標準問題學生﹐屬於過早進入反叛期的兒童﹐曾被校方誤以為本人是過渡活躍症而要見社會福利署社工﹐不過由於社會環境學習了進入名校的重要性﹐後來盡力進入了名牌官校皇仁書院。不過在初中時期依然反叛﹐以挑戰權威﹑煽動同學搗亂為樂﹐並經常在街上溜撻﹐是非常標準的夜青和邊緣少年。由於過早進入反叛期﹐而且一直將挑戰權威當作遊戲﹐所以從沒憤世疾俗過﹐而且對所有學術沒有興趣﹐所以更不要說甚麼政治觀和社會觀。由於當時性格玩世不恭﹐所以曾經和現在不少雙失青年有著差不多的人生觀﹐認為做人只求吃喝玩樂﹐學習和工作的目的只是為了可以繼續玩樂﹐因為不工作﹑不上學就沒有錢(讀書時是沒有零用錢)去吃喝玩樂。回想起來﹐這種人生觀雖然不知所謂﹐不過卻絕對是難得糊塗。

在高中認識了女友﹐人生價值觀開始向典型香港人看齊﹐所以開始守秩序和努力讀書﹐逐漸變成一等一順民﹕即是讀書為爭取好成績﹐爭取好成績為上大學﹑讀大學為求「勁過」﹐勁過為求拿榮譽學位﹐拿榮譽學位為求找到好工作﹐找到好工作為求較好薪酬待遇和工作環境﹐然後成家﹑立室﹑買居屋﹑生小孩﹑買人生保險﹑儲棺材本﹐然後等死。經過玩世不恭的童年﹐加上有著深愛著的女人﹐曾經想過為甚麼要這樣過人生﹐本人答案是這是香港社會的規則﹐只要循規道矩就是好。由於是標準的殖民地順民概念﹐所以不要說沒有社會觀﹐也沒有國家觀。到現在﹐本人相信這還是香港的主流價值觀﹐而且仍然認為這是不少香港人「人生的總過程」。

不過在高中求學期間﹐開始愛上了西洋歷史和中國歷史(應該和喜歡看高達﹑銀英傳和玩電玩三國志有關)﹐繼而開始看課外書(以前只看漫畫書)﹐繼而接觸政治學﹐加上成績開始進步﹐成功在校改造成高材生(並成為校方教育自暴自棄學弟的「人辦」)﹐價值觀開始向校內高材生看齊﹐開始認為自己是精英(準確點是殖民地精英)﹐開始崇洋﹐開始支持民主黨﹐這算是本人政治觀和社會觀的萌芽時期。有趣的是﹐很少人初接觸了社會科學就會反共﹐即對中國共產黨產生反感﹐本人卻從沒反共過﹐原因或許是當年的「順民教育」所致﹐雖然覺得西式民主是好東西(現在看到的是金權政治﹐而普選後的香港最終也只會是金權政治)﹐但大陸不願行西式民主也沒有太大問題﹐香港百多年來也沒實行過民主﹐也變成了一個現代化城市。如果有人希望內地行西式民主制度﹐而又自稱愛國﹐也就只能「和平演變」她﹐遊行﹑集會﹑示威是絕對沒有實質意義的東西﹐暴力革命則只會亂。簡單點來說﹐當時是一個中間偏右份子。

進入大學初期﹐繼續是典型香港人人生價值觀﹐中間偏右的政治社會觀﹐直到大學一年班無意看見封了塵的馬克思著作<德意志意識形態>﹐由這一刻開始接觸馬克思主義。其實當年也有接觸其他的政治學和社會學著作﹐由社會契約論﹑到<君王論>(The Prince)﹑到<我的奮鬥>(Mein Kampf)也看過。只是當時一年班的閒科選了經濟﹑政治和社工的課程﹐遇到了不少反共的同學﹐他們反共的理由在於大陸不奉行行西式民主﹐還有六四情意結﹐於是這反而激起了本人研究馬克思主義。本人由<德意志意識形態>﹐然後是政治經濟學批判﹐然後是<資本論>﹐花了一年時間學習馬克思主義﹐毛思想﹑鄧理論反而是畢業後在網上接觸的﹐所以本人說自己學習的是「西馬」﹐思想傾向「孟雪什維克」。本人一直認為馬克思主義是一門政治哲學和政治經濟學理論﹐不應當作是意識形態﹐所以本人從不自稱作馬克思主義者﹐即不將馬克思主義視作意識形態般當作政治信仰。加上本人大學時學習的是歷史科學﹐所以對於歷史評論感到反感﹐所以從不談黨史﹐也反對歷史評論式的討論。

由於後來認識到西方民主制度的結果是金權政治﹐並有英美等國作為最佳例子﹐所以本人對西方民主制度的好感跌至零。對於西方民主制度結果是金權政治的體認﹐反而與馬克思主義相呼應﹐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道理。隨著對時事和政治的不斷學習﹐發現美國在世界各國兜售民主是國際政治利益的結果﹐所謂的反共(尤其是現在的反共)只是經濟殖民手段。大學二年班的英國地理考察團﹐又令本人對前宗主國的幻想破滅﹐因此政治觀逐漸由中間偏右向中間偏左靠攏。不過﹐雖然本人對馬克思主義有一定的了解﹐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和「客觀物質變化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兩個道理﹐反而強化了本來一些政治想法﹐例如遊行﹑集會﹑示威是絕對沒有實質意義的東西﹐例如資本主義中的社會不公不能單單透過社會改革和政治改革去改變﹐本人也沒有一些左翼分子見到工人被剝削就會咬牙切齒﹐相反認為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必然現象...所以本人不會鼓吹別人參加反世貿示威﹑不會鼓吹別人透過罷工爭取工人權益﹑更不鼓吹暴力革命(因為革命是鼓吹不來﹐也不用鼓吹的﹐革命不會來就怎鼓吹也不會來)...相信這亦是本人自稱自己作中間偏左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