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3th Oct 2006, 17:23 PM | 社會科學 | (4991 Reads)

經濟基礎決定男女平等

Picture

現代社會講求男女平等﹐雖然一些家庭仍存在重男輕女概念﹐但傳統父系社會的男尊女卑思想已逐漸褪色﹐相信這是不爭的事實。現時男女地位能夠相對平等﹐十九世紀的女權運動可謂功不可沒﹐但除了女權運動能夠成功外﹐社會的經濟基礎改變﹐對兩性的社會地位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作用。

本文所說的女權運動﹐並不是現時西方部份女權主義者所談的女權運動﹐即倡議構建女權社會﹐而是建立一個兩性平等的社會﹐即早期女權運動的主旨。兩性平等的定義為由根本的兩性平等生存權利﹐到兩性的社會地位平等。具體點來說﹐社會地位平等﹐根本的是同等的生存權﹐即一個人不會因其性別而被殺害﹐或被殘害而不受懲處﹐其餘的即是學習機會﹑工作機會和政治權利均等。這兒所談的平等(equality)﹐與無差別(indifferent)意義接近﹐亦含公平(equity)之意。

再具體點來說﹐學習機會平等指獲得學校取錄機會均等﹐兩性學生的學習內容均等﹐兩性學生考核方法均等﹐乃至兩性學生的獎罰機制均等和兩性學費費用均等﹐都是兩性學習機會平等的實質內容﹔至於工作機會均等﹐基本上是獲聘機會均等﹐解僱方法均等﹐以及同工同酬和接近同等的工作待遇﹔在工作領域上的男女平等﹐不是講求絕對平等﹐亦沒可能絕對平等﹐例如女性懷孕獲有薪分娩假期﹐男性則永不需要這種待遇。然而﹐生兒育女為女性天職﹐因此女性獲有薪分娩假期並不是正面歧視﹐反而是兩性平等的象徵。至於政治權利平等﹐則是平等的政治參與權﹐即平等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以至在法律面前男女平等﹐都是政治權利平等的意思。

基本上﹐在香港社會中﹐男女的社會地位已受法律保障已得到了平等﹐所以甚少聽到兩地出現女權運動高漲的事情。然而﹐某些人仍持有男尊女卑和重男輕女心態﹐不過這些心態所衍生出的﹐並不是男女社會地位的不平等﹐而是家庭糾紛或家庭暴力問題﹐不過重男輕女心態已逐漸褪色﹐重點還是靠公民教育。至於在中國﹐學習機會﹑工作機會和政治權利的兩性平等﹐基本上與香港一樣﹐受到法律保障﹐重男輕女問題主要仍是圍繞著家族觀念的層面上﹐當然這種觀念某程度以言﹐也有影響著女性接受教育的機會﹐因為國家的基礎免費普遍教育尚未全面普及。當國家有能力實施免費基礎教育之時﹐女性有了接受教育機會﹐工作機會自然較多。

我們時常聽到「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基礎指的是生產模式和生產關係﹐而上層建築(superstructure)則主要是指社會的社會制度﹑政治制度和社會思想﹐在兩性社會地位的問題亦是一樣。以前生產活動主要是體力勞動﹐需要大量的體力消耗﹐男性體格較為強壯而有了勞動比較優勢﹐人類的成長期亦相對較長﹐所以需要被親屬照顧的時常亦相對較長﹐因而社會開始出現了家庭分工﹐從而衍生出父系社會﹐變成了「男主外女主內」﹐從而令女人不用參與生產﹐專著繁衍的工作。不過隨著社會演變﹐因為男性擁有了經濟主導權﹐男權開始膨脹而達至「私有化」的目的﹐從而社會規範就由女性不用參與生產﹐變成不能參與生產﹐甚至最終是不能外出﹐女性失去了可以參與工作機會﹐沒有了自主經濟能力﹐生活上被逼依賴男人﹐最終變成男尊女卑的社會。人類為了正當化男女社會地位不平等這種現象﹐則透過確立道德思想賦予男尊女卑的認受性﹐以達至異化傳統女性的目的。

然而﹐在工業革命以後﹐社會走向工業化(industrialization)的發展階段﹐第二工業(secondary industry﹐主要是製造工業)以上的工種對體力消耗比第一工業(primary industry﹐漁農業和原料開採)的需求低﹐加上流水作業法和職業分工﹐男性在勞動層面上的比較優勢已逐漸失去。到社會走向現代化(modernization)﹐第三工業大力發展﹐某些社會更會走向去工業化﹐工種對體力消耗則更低。當男性沒有了勞動比較優勢﹐男女的工作能力差異性就會減少﹐女性獲聘用的機會就會增加﹐女性在經濟上便出現了自立能力﹐原有父系社會衍生出來的男尊女卑和重男輕女心態(即我們所言的上層建築)﹐則缺乏經濟基礎而逐步崩盤。因此﹐西歐的女權運動﹐都是在工業革命後開始出現﹐到歐洲社會工業化完成後才得以實現。我國的女權運動﹐亦是封建社會崩盤而進入原始資本主義社會後才萌芽﹐其思想所造成的影響﹐則在新中國成立後開花結果。

換言之﹐女性地位在現代社會得以提高﹐主要是社會在現代化過程﹐生產模式和生產關係轉型的結果﹐女權運動的萌芽﹐亦是在生產模式和生產關係轉型後﹐女性逐漸掌握經濟自主能力而產生的。假如將來社會的生產模式和生產關係再有改變﹐令女性的勞動比較優勢更強於男性﹐那麼兩性社會地位的天秤﹐又要產生改變了。


[1]

現在香港有婦女事務委會,是「促 進 本 港 婦 女 的 福 祉 和 權 益」,是否香港女性仍未能夠真正獲得平等?


[引用] | 作者 亞占 | 14th Oct 2006 17: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應該這樣說﹐女性在法律和政府的保障下得到平等的社會地位﹐不過女性仍有機會面對不公平的待遇﹐而一些人仍有男尊女卑的心態。

不過這亦是證明了經濟基礎決定男女平等的道理﹐在眾多的家庭暴力和虐妻個案﹐都會發現這些婦女的教育水平較低﹐即是勞動競爭力較低的一群﹐她們選擇啞忍﹐往往也是因為她們缺乏工作經驗和勞動競爭力較低。假如是經濟自主能力﹐教育水平較高的女性﹐當面對家庭暴力時﹐往往會立即選擇離婚而不是啞忍。因此﹐女性婚後的家庭地位﹐往往也是由經濟基礎來決定。


[引用] | 作者 CK | 14th Oct 2006 19: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首次造訪,深感欽敬,但對此篇舊文或有不同角度。簡單來說,或許主要在於性別平權的因果關係吧! 女權運動、經濟地位的平等,乃至生育天職的改變,是交纏在一起的,公領域和私領域也是互相影響的,而這些場域同樣不停上演著權力的糾葛。
另外關於父系社會制度的形成,許多勞力密集地區其實女性承擔很多勞動工作,若說人類成長需要較多照顧,其實母系社會也可以達成這個任務、甚至更好;真正決定父系結構的原因或許是私有財產制,因為男性必須確認繼承財產的是自己的骨肉,所以必須將生產工具--自己的女人看顧好,即使必須損失ㄧ個勞動力也在所不惜。這裡可以看到經濟學和人類學理論的呈現。
姑不論升學、就業機會是否真正平等,也不論家中有不只一個孩子時,在經濟條件限制下,如何決定誰可以上大學。生育的限制讓女性無法放下"天職"去取得學業和職業的機會,這也就是為何女性主義者推崇避孕方法的發明。然而這個偉大發明的延伸,在當今人口學似乎產生微妙的巨大影響。我必須強調,人口結構的變化並不是女人追求"避孕--享樂" 的結果,或許更值得深思的是,為何生育仍然是女性自我發展極大的、甚至是最大的限制,以致於有經濟能力的女性會在生育的天職和離開之間做選擇? (其他的女性並不見得是選擇家庭和生育,而是無能力選擇。)
其實,我個人比較欣賞母系社會的制度;要兼顧照料子女和經濟成長,一群女人形成的分工體系應該不會不如一夫一妻的小家庭。


[引用] | 作者 | 13th May 2008 01: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不知道有沒有『促 進 本 港 男 性 的 福 祉 和 權 益 』協會?


[引用] | 作者 Umber WebSite | 10th Jun 2010 13:40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