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1th Oct 2006, 22:51 PM | 香港時政 | (1037 Reads)
開徵消費稅的政治失算 

Picture

政府在提出開徵消費稅的諮詢後﹐社會各界乃至各個政治團體都提出反對的意見﹐反對理由十分之多。商界認為香港經濟尚未完全復甦﹐開徵消費稅打擊消費意欲﹐因而拖慢香港經濟的復甦步伐﹔不少學者批評消費稅破壞政府一直奉行的簡單低稅原則﹐有學者則認為違反基本法規定公共財政的量入為出原則﹐亦有意見指出消費稅屬累退稅制﹐莫視稅制公平﹔旅遊業界認為消費稅破壞香港購物天堂意願﹐減低旅客來港旅遊的誘因。在反對聲音接近一面倒的情況下﹐屬親政府陣營的自由黨帶頭反對﹐更比泛民主派早一步發起了反對消費稅遊行﹐連被泛民主派多次抨擊為保皇黨的民建聯也加入反對行列﹔傳媒輿論一致反對消費稅﹐特區政府民意因建議開徵消費稅而下跌﹐財政司司長唐英年首當其衝﹐連帶特首曾蔭權民望也有所下滑。

誠然﹐今次政府選擇在此時提出開徵消費稅﹐實屬政治失算。其一是香港經濟在這幾年間雖然逐漸復甦﹐特首曾蔭權上任以來民望亦一直頗高﹐實在是開徵新稅項的時機。然而﹐特區政府的結構性赤字已初步獲得解決﹐令政府失去了開徵新稅項以抒援財赤的理由。更重要的原因是香港在過往幾年經濟低迷﹐特區政府民望下跌而一直處於弱勢﹐令香港的民粹主義已逐漸成形﹐在民粹主義高漲下提出開徵消費稅的建議﹐勢必失敗。

香港出現民粹主義的問題﹐相信特首曾蔭權其實是非常清楚的﹐因為在他提出「強政勵治」口號的同時﹐背後其實亦正是意味著特區政府之前幾年是個弱勢政府。泛民主派在這幾年間牽起了連場反政府浪潮﹐除了挑起政制爭拗外﹐在經濟民生問題上﹐則是借各種方法不斷要求政府增加公共開支﹐美其名稱作「還富於民」﹑「開倉派米」﹐實則是為自己帶上「為民請命」這個政治光環的同時﹐為政府扣上「莫視民間疾苦」的帽子﹐以此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由於民粹主義抬頭﹐香港開始出現一股「只求公民權利﹐莫視公民責任」的歪風﹐並逐漸蠶食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自力更生精神。

在較早前的出現政制爭議之時﹐不少人憂慮普選將會帶來福利主義的來臨﹐源頭其實正是這幾年間吹起的民粹主義風氣。因為自從民粹主義之風一起﹐一些人已開始出現依賴政府的慣性﹐某些政治團體和壓力團體則是為了爭取民眾支持﹐任何社會問題都將責任歸咎於政府﹐遇上任何困難都慣性要求政府作出支援﹐要不然就索性向政府伸手要錢﹐要求政府增加各項民生事項的公共開支。站在這些政治團體和壓力團體的角度來看﹐它們批評政府和可算是「無本生利」的。他們只需假借「監察政府」之名﹐口誅筆伐批評政府﹐肆無忌憚的要求政府增加公共開支﹐完全不用任何政治成本﹐卻能換來掌聲﹑曝光率和選票。因此﹐當一些政治團體發現政府民望與它們的支持率成反比例之時﹐它們就開始「持惡行兇」﹐在這幾年間就批評得越來越起勁﹐對抗立場越來越強硬﹐政治取向也逐漸向福利主義靠攏。此舉換來的就是民粹主義風氣抬頭﹐群眾開始妄顧政府公共財政穩健的重要性﹐以為政府是一隻能生金蛋的鵝﹐不斷要求政府增加公共開支。政府在處於弱勢的情況底下﹐似乎亦只能有求必應﹐最終導致政府在經濟低迷期間﹐出現結構性赤字的情況。

其實早在香港回歸後﹐已有意見認為香港公共開支總不能不斷增加﹐否則將會造成公共財政不平衡。其實早在香港回歸後﹐已有意見認為香港公共開支總不能不斷增加﹐否則將會造成公共財政不平衡。中國銀行(香港)在政府發表2000/01年度財政預算案後時﹐曾在其網頁發表評論文章﹐指出特區政府公共開支不斷增加的原因﹐是「社會褔利(包括社會福利、衛生和房屋)和教育開支急劇增加」。然而﹐政府因經濟低迷而導致稅收和賣地收益都大幅減少的情況下﹐公共開支竟然不跌反升。例如政府的教育開支﹐香港在96-97年這個經濟高峰時期﹐亦只有382.2億元﹐到05-06年度教育開支竟達555.7億元﹐經濟最低迷的03-04年度更錄得569.4億元﹐增幅達45.39%﹔至於衛生方面的開支﹐香港在96-97年度是251.6億元﹐到05-06年度增至316.3億元﹐增幅亦有25.71%﹔社會福利開支加幅更為厲害﹐則由96-97年度的176.3億元﹐增至05-06年度的338.6億元﹐增幅達92.06%。試問政府公共開支不斷膨脹﹐在民粹風氣下又難以削減﹐社會人口又不斷老化﹐又豈有不另覓新稅之理﹖

事實上﹐政府提出任何開徵新稅項或者加稅的建議﹐本來就已經很難得到市民支持﹔尤其是今時今日的香港﹐連財政預算案「派糖」不夠也被政客罵為「守財奴」﹐政府竟然希望社會各界客觀理性探討開徵消費稅的建議﹐無疑是有點痴人說夢。在民粹主義風氣日盛下﹐遊說市民理解開徵消費稅是積穀防飢﹐更是比登天還要困難。政治現況已充份說明﹐民眾已對開徵消費稅出現強烈反彈﹐加上開徵消費稅打擊面太廣﹐不論代表商界還是代表基層的政治組織都難以支持。此外﹐各個政黨如要在07年區議會選舉和08年立法會選舉取得議席﹐則更不可能支持政府開徵消費稅的建議﹐否則等同「政治自殺」。換句話說﹐假如政府一意孤行開徵消費稅﹐不但使特區政府民望繼續下跌﹐而且政府在立法會中無票在手﹐各政黨也根本不可能支持政府﹐開徵消費稅的提案誓必觸礁。消費稅的提案一旦遭到否決﹐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將會繼「政改流產」﹑「擱置西九」後﹐再次受到衝擊。假如曾特首有意競選連任並且已連任成功﹐卻在開徵銷費稅提案上觸礁﹐則誓必成為政敵攻擊的對象﹐籍此摧毀曾特首「強政勵治」的政治雄圖。「強政勵治」宏圖幻滅﹐政府再次陷于弱勢﹐政府再次陷于弱勢﹐政治爭拗再起﹐屆時社會亦勢必難以和諧。

因此﹐現時已有意見表示﹐現時民意已清楚表達了強烈反對消費稅﹐特區政府已再無諮詢的需要﹐應提早結束諮詢﹐並將開徵消費稅的建議擱置。或許﹐特首只是尋找擱置開徵消費稅建議的時機。因為曾特首假如有意競選連任﹐而又能在適當時候收回開徵消費稅建議﹐就能扭轉現時騎虎難下的困局﹐甚至能夠贏得掌聲﹐民望回升﹐為曾特首鋪平了連任之路。只可惜﹐今次開徵消費稅爭議﹐揭露了社會出現的民粹主義風氣﹐相信將會是特區政府長期的管治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