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9th Sep 2006, 04:14 AM | 香港時政 | (1687 Reads)

平均分: 7.00 | 評分人數: 1
公民黨「黨格分裂」﹖

余若薇

 梁家傑

 

自從特首曾蔭權在911日的「十一五」經濟高峰會上﹐聲稱不以「積極不干預政策」作為經濟發展藍圖﹐而是堅持「大市場﹑小政府」方針後﹐社會各界一直議論紛紛﹐公民黨亦參與議論的行列。公民黨黨魁余若薇及執委會成員梁家傑﹐一連兩日在報章發表評論﹐抨擊特首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雖然我們不知道二人的言論是否公民黨經過討論的結果﹐還是二人的個人政治見解﹐不過從余若薇在該文中是以公民黨名義發表評論﹐大家便會將此視為公民黨的立場。不過﹐假如批評政府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是公民黨立場的話﹐那麼公民黨的經濟政策研究確實出現問題﹐甚至有可能是「黨格分裂」。

 

集非成是曲解「積極不干預」之意
首先﹐我們在探討特首聲稱不以「積極不干預政策」作為經濟發展藍圖之前﹐應該先明白何謂「積極不干預」。假如積極不干預原則正如夏鼎基當年在1980年向香港工業總會發表的演辭中所說﹐解作「一般情況下﹐政府試圖規劃私營機構的資源分配」﹑「當政府遇到要求作出干預的建議時,不會純粹因為其性質而慣性認為建議不正確」﹐相反會「仔細考慮支持和反對採取干預行動的理據」才作決定﹐那麼這種積極不干預﹐基本上與現時政府提出「大市場﹑小政府」 的方針分別不大。

然而﹐社會上一般意見卻是將積極不干預政策等同政府對市場採取自由放任政策﹐不少著作將此譯為法語Laissez faire(「放他走」之意﹐喻作對市場放任不管) ﹐並將此等同自由意志主義(liberalitarianism) 的市場觀點。因此﹐香港不少古典自由主義(classical liberalism) 及部份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 學者在鼓吹「積極不干預政策」的同時﹐並以此作為反對政府對市場進行任何形式干預的理據。他們慣性地將干預市場視之為一種壞事﹐並相信市場將會由「無形之手」(invisible hand) 自行調節。因此﹐一些「積極不干預政策」支持者都贊成政府削減社會福利開支﹐亦反對政府確立長遠的經濟發展策略﹐因為這些均被視為「市場干預」﹐乖離「積極不干預」原則。換言之﹐假如社會各界普遍意見認為積極不干預政策等同反對政府對市場進行任何形式干預﹐或者政府本身將干預市場視為壞事﹐那麼這種「積極不干預」早在港英時期已不存在﹐或應視為選擇性干預。
 

曲解下的「積極不干預」早不存在
因為政府其實早在七十年代開始﹐已開始對市場作出干預。試問如果政府堅守對教育及人力資源培訓的市場採取自由放任政策﹐何來九年免費教育﹖何來八間公立大學﹖若果政府不會干預金融市場﹐何來聯繫匯率﹖假如政府認為香港的醫療服務應由市場自由調節﹐何來現在便宜而質優的公立醫療服務﹖公屋政策和居者有其屋政策﹐本身就是政府對樓市的一種干預﹐假如政府的管治哲學將干預市場視為壞事﹐居屋政策從何而來﹖大家不要忘記﹐這些教育﹑福利和醫療政策﹐並不是在回歸後才出現﹐而是早在七十年代的港英政府已經開始實施。

換言之﹐假若人們以及香港主流媒體﹐普遍將「積極不干預政策」解讀對市場採取完全自由放任政策﹐反對進行任何經濟規劃﹐反對政府對市場進行任何形式干預﹐顯然是對夏鼎基提出「積極不干預政策」的一種曲解。不過在集非成是﹐集體都將「積極不干預政策」原則理解為「自由放任政策」(laissez faire)的情況下﹐凡是政府提出任何經濟發展策略﹑進行市場干預﹐就質疑偏離積極不干預原則﹐曾特首在此基礎下指出這種「積極不干預」不適用﹐有何錯之有﹖因為在此情況下﹐政府指出經濟發展藍圖的同時不會偏離「大市場﹑小政府」的小政府主義(Minarchism)方針﹐比起堅持已經集非成是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更具實質意義。
 

公民黨抨擊無的放矢
因此﹐公民黨余若薇在抨擊政府沒有向公眾清楚交代,「靜悄悄地」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的同時﹐有否先行思考自己曲解了夏鼎基提出「積極不干預政策」的原意﹖是否將「積極不干預」理解為「自由放任政策」(laissez faire)﹖如果沒有曲解﹐余若薇又從何因「積極不干預不適用」﹐產生出政府有可能產生「新的干預主義」的憂慮﹖

更重要的是﹐究竟在一連兩日抨擊特首「積極不干預政策」的同時﹐公民黨本身是否贊同「積極不干預政策」﹖是否贊成市場干預﹖是否贊成對市場放任不管﹖假如公民黨本身支持古典自由主義或新自由主義﹐自然會將「積極不干預政策」理解為「自由放任政策」(laissez faire)﹐因而反對特首聲言放棄「積極不干預」的言論﹐尚算合情合理。然而﹐我們只要翻開公民黨的政策綱領﹐以及近期發表的<制訂公平競爭法報告書>﹐就會發現他們根本不可能支持古典自由主義或新自由主義﹐其政治理念與社會民主主義接近﹐有人更將之斥為福利主義。那麼﹐特首現時宣佈「積極不干預政策」不在適用﹐無論以任何方式進行解讀﹐公民黨都沒有反對之理。

例如﹐公民黨在政綱中支持立法制訂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而余若薇本身亦曾撰文力挺最低工資之時﹐就是贊成政府干預市場的表現。因為只要擁有高中程度經濟學知識的人﹐都會知道訂立最低工資是政府直接干預勞動市場﹐限制勞動市場薪酬自由調節的結果。其次﹐在<制訂公平競爭法報告書>中﹐公民黨表明贊成訂立公平競爭法﹐公平競爭法本身就是透過立法手段進行市場干預。既然公民黨的政治綱領和政治哲學﹐不單看不出贊成「積極不干預政策」的意見﹐反而是贊成進行積極干預﹐這種反對是否黨格分裂﹖

此外﹐在公民黨的政策綱領中﹐它們認為「政府要有明確而穩定的長遠經濟政策」﹐現在政府舉行「十一五」經濟高峰會﹐乃是旨在建立「明確而穩定的長遠經濟政策」﹐他們不是應該握手稱慶才對﹖為何當政府現時做法照理應與公民黨理念相近之時﹐公民黨高層竟然一連幾日撰文炮打政府﹖公民黨既自稱為一個政黨﹐就必須建立堅定的政治理念﹐乃至確立一套意識形態作為立黨之本。公民黨一般鼓吹政府干預市場﹐特首提出其實「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就來大肆抨擊﹐究竟是公民黨政治理念左搖右擺﹐所以出現了黨格分裂﹖還是為反對而反對﹖無關宏旨的將經濟政策扯到政治體制問題來抨擊一番﹖相信自稱為政黨的公民黨自己心中有數。

不過﹐余若薇作為一個專業人士﹐亦是一個政客﹐先來集非成是曲解「積極不干預政策」原意﹐然後抨擊政府「靜悄悄地」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然後莫視特首在言論中一再強調「大市場﹑小政府」 方針﹐繼而揣測為「新的干預主義」來臨﹐這種表現確實令人失望。不但是無的放矢﹐更會是社會的悲哀。

引伸閱讀﹕

公民黨政綱

政府並沒有乖離積極不干預政策

古典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

自由意志主义


[1] 給公民黨的信,但是石沉大海!

Everyone Equal Before The Law Dear HongKongers:
Pls help me and support me! Ordinary and humble though I am, your support is not merely to help me out of the storm of smear and menace, but also to show your courage against the evils in HK education and perpetuate HK as a society of law and order.
To keep HK healthy will be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our motherland.
法律面前 人人平等 各位:
請你們聲援我,雖然我寂寂無名,死老百姓一名,但是聲援我,可以彰顯香港的法治,剔除香港教育界的偽君子和壞蛋。
一個健康的香港,對祖國大陸的發展才有正面的影響。http://hc20006.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46960
http://hc20006.mysinablog.com
http://blog.yam.com/henrychoy


[引用] | 作者 Henry | 19th Sep 2006 09:5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英國人走了,搞民主只搞一點點,吊香港人的胃口。有人要搞下去,我不反對也不讚成,香港從來沒有民主,只有法治。我要守成,不貪多,因為很多香港人沒有法治的精神。
沒有民主,有法治,舞照跳,馬照跑。奠基在法治上的民主,錦上添花也。
公民黨要保障我的權利和幸福,我擁護公民黨。
我很幸福,只要我有選擇工作權,有求學進修權,有自由戀愛權,可是我都沒有。所以我寫信給公民黨,希望他們不要騙我。
我路過時,看到你批評公民黨,我也來湊熱鬧,到我家坐坐吧!


[引用] | 作者 Henry | 19th Sep 2006 17: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不相信有「完全」不干預的經濟管治,政府做任何事都一定會產生干預,有時是有目的,有時是副產品。


[引用] | 作者 亞占 | 19th Sep 2006 23:2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回Henry﹕

一個沒有法定地位的政黨﹐在立法機關連1/6議席也沒有的政治組織﹐本人真不知道它能保障閣下甚麼。當然閣下也有擁護它的自由﹐但如果閣下真的相信它可以捍衛香港一些甚麼的話﹐不如擁護基本法﹐希望香港依法施政更為重要。

至於本人的批評是很清晰的﹐就是公民黨沒理由﹑亦沒資格批評特首的「積極不干預過時論」﹐因為在政綱內最多要求政府進行干預行為的﹐就是公民黨。此時此刻批評特首﹐不是為反對而反對﹐就是黨格分裂。


[引用] | 作者 CK | 21st Sep 2006 14: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回亞占﹕

不錯﹐只要有政府就會有干預﹐沒有干預也有影響力。問題是社會上不少人將積極不干預理解為放任主義(laissez faire)﹐更多的是香港主流的經濟學者借此推銷自己放任主義的經濟概念﹐作為他們反對政府增撥教育﹑醫療經費﹐要求永久凍結居屋政策﹑削減福利的借口。當積極不干預政策成為自由主義者(包括自由黨人士)的尚方寶劍﹐然後大力鼓吹放任主義的時候﹐特區政府此時宣稱積極不干預過時﹐他們自然口誅筆伐﹐殺聲四起...


[引用] | 作者 CK | 21st Sep 2006 14: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CK :
回Henry﹕
至於本人的批評是很清晰的﹐就是公民黨沒理由﹑亦沒資格批評特首的「積極不干預過時論」﹐因為在政綱內最多要求政府進行干預行為的﹐就是公民黨。此時此刻批評特首﹐不是為反對而反對﹐就是黨格分裂。

你可以批評公民黨,公民黨當然可以批評特首,特首也可以批評任何人,這是言論自由,只要光明磊落,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不人身攻擊就好了。
「不以人廢言」,「攻其惡,勿攻其人之惡」,這都是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


[引用] | 作者 Henry | 22nd Sep 2006 11: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7]

言論自由與言論質素是兩碼子的事﹐作為一個自稱為政黨的政治組織﹐就應該似政黨﹐明白作為一個政黨應有的黨格。一個政黨的政治理念是政黨黨格之本﹐否則何以立黨﹖

本人不知道閣下支持公民黨甚麼﹐也不知閣下是否支持經濟放任主義﹐不過閣下既然是大專學生﹐應該有基本思辯能力。試問本文之批評﹐又有哪一點是因人廢言﹖

一個政黨的意識形態不應該左搖右擺﹐否則這與一個反覆無常的反對黨無異。公民黨的政綱內容﹐明明是支持最低工資﹑公平競爭法﹐鼓勵政府制訂長遠經濟發展策略﹐這些都是鼓吹政府透過行政手段干預市場經濟的證明。何解它在特首表示積極不干預政策過時﹐又群起來攻擊之﹖這不是反覆無常嗎﹖這不是黨格分裂嗎﹖


[引用] | 作者 CK | 22nd Sep 2006 17:3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8]

  甚麼是言論質素?評價言論質素的標準是甚麼?如何定義政黨的黨格,憑客觀的標準,還是你個人的喜好。

  經濟沒有放任不放任,只是一場生產、交轉和消費的遊戲。有好的規則,這場遊戲,就如籃球賽和足球賽,自然會順暢地進行。政府的作用就如比賽中的裁判,太多的哨子聲,比賽就不好看了。
  余若薇女仕和特首的言論,我在明報論壇上讀過。特首指出
在經濟活動中,政府該有功能;余女仕擔心和批評的,是政府的功能在未來是否出軌,對經濟活動有不良的影響。他們彼此的指涉有點不對稱。 

  不論甚麼黨,甚麼人,只要為香港好,為祖國好,都是我的朋友,我都支持!
  大學生不代表甚麼,很多人書讀得愈多,腦袋愈壞,心愈黑。你和我除外!

  別老是罵人家「黨格分裂」,他們很多都是大律師,有錢人咧,比我倆還闊!


[引用] | 作者 Henry | 22nd Sep 2006 22:5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Henry :
  甚麼是言論質素?評價言論質素的標準是甚麼?如何定義政黨的黨格,憑客觀的標準,還是你個人的喜好。
  經濟沒有放任不放任,只是一場生產、交轉和消費的遊戲。有好的規則,這場遊戲,就如籃球賽和足球賽,自然會順暢地進行。政府的作用就如比賽中的裁判,太多的哨子聲,比賽就不好看了。
  余若薇女仕和特首的言論,我在明報論壇上讀過。特首指出
在經濟活動中,政府該有功能;余女仕擔心和批評的,是政府的功能在未來是否出軌,對經濟活動有不良的影響。他們彼此的指涉有點不對稱。 
  不論甚麼黨,甚麼人,只要為香港好,為祖國好,都是我的朋友,我都支持!
  大學生不代表甚麼,很多人書讀得愈多,腦袋愈壞,心愈黑。你和我除外!
  別老是罵人家「黨格分裂」,他們很多都是大律師,有錢人咧,比我倆還闊!

经济学上对利益分配有“三次分配”的论述。第一次是市场,第二次是政府,第三次是慈善事业。
市场所追逐的永远只有效率,分配并不合理,所以要靠二次分配来调节,二次分配追求的是公平。

在指责别人干预市场的时候,最好也说明一下自己党纲内那些干预市场的政策对市场的影响。
「长远的经济发展策略」不就是计划吗?「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直接参与到劳资双方的薪酬谈判中去,不是干预市场吗?


[引用] | 作者 billie3 | 24th Sep 2006 20:4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今天我看翡翠電視的城市論壇,辯論應否推行最低工資。參與辯論者似乎都沒抓到重點。

香港的生活指數很高,如果不能提高香港人的競爭力和生產力,香港的高生活指數,就是香港末來發展的高成本。

照顧社會上的弱勢者,除了最低工資,還有公屋減租,綜援等,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香港人要有競爭力和生產力,我的看法,就是維護香港的法治,中、小學的教學語文改為中文。
  
我的遭遇或能給大家一些啟示,我的智慧、語文能力和生產力都不低,也很努力工作,可是也淪落為弱勢者,屬於赤貧一族,為甚麼!
  
因為有人犯法,就靠說謊和造謠來抺黑我,為自己的醜陋正名。

市場所追逐的,說穿了,就是想操控價格。最低工資也是一種操控價格的行為,因為弱勢者沒有能力議價,唯有希望政府插手,訂立最低工資。

我也希望彰顯法治精神,還我一個公道。


[引用] | 作者 Henry | 25th Sep 2006 00:04 AM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