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5th Sep 2006, 09:47 AM | 社會科學 | (970 Reads)

歐美的中間偏左趨勢

Picture

在冷戰結束後﹐國際左翼運動陷入了低潮﹐一些人將蘇聯瓦解解釋成「共產主義實驗失敗」﹐繼而將冷戰結束視為資本主義的勝利。不少人認為﹐冷戰結束後﹐整個世界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說是走上「非意識形態化」(de-ideologization)之路。不過﹐實際上冷戰結束不單令國際共運走向低潮﹐亦令曾經影響歐美社會的改良主義陷入低潮﹐世界上根本沒有「非意識形態化」﹐而只是新自由主義抬頭。由於蘇聯瓦解﹐歐美國家的「赤化危機」解除﹐令美國單邊主義獨大﹐美國鷹派亦隨之而抬頭﹐新自由主義與新保守主義相結合。這個現象直到美國在「九‧一一」以後﹐借反恐為名入侵伊拉克﹐才完全顯露出來。似乎侵伊戰爭不單令美國自我毀滅了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國際敬察形象﹐亦為左翼思潮帶來了一點曙光。相信在未來二十年﹐整個世界的意識形態將會在中間偏左與中間偏右中間徘徊﹐而最終也會靠向中間偏左的路線。

其實西方政治學現時所稱的社會主義者﹐基本上都是改良主義者。至於改良主義本身其實也可說是分成兩派﹐一部份是透過改良主義「和平演變」成社會主義﹐另一部份是認為沒有演變成社會主義生產關係的必要﹐只需將資本主義社會不公平部份進行改良。不過現在大部份改良主義者﹐都是社會民主主義者﹐即是建立社會民主主義政黨﹐透過參與資本主義選舉贏取政權﹐然後推行較大程度的社會福利改革﹐增加直接稅的累進比例﹐以達至社會資源和財富再分配。

二戰過後﹐西歐各國差不多變成了一片廢墟﹐國力大減﹐以往用以駕馭殖民地的軍事力量大為削弱﹐反殖和左翼風潮蓆捲全球。資本主義國家為了避免赤化危機﹐唯有接受了不少改良主義者建議﹐建立社會安全網﹐改良主義政黨亦有機會在歐美國家上臺。曾幾何時﹐不少歐美國家成了福利國家(welfare state)﹐資本主義社會似乎得到「改良」了﹐亦令部份改良主義者對未來充滿希望。然而﹐外表上資本主義社會被「改良」了﹐不過部份改良主義者希望能夠透過改良主義﹐使資本主義國家走向社會主義的構想﹐卻是徹底失敗。他們的建議﹐似乎反而成了資本主義的續命丹﹐間接提升了資本主義的生命力。直到八十年代﹐隨著列根和戴卓爾夫人﹐新自由主義在美英抬頭﹐兩國福利大幅削減﹐福利主義急降溫。及後冷戰結束﹐資本主義陣營解除了冷戰威脅﹐新自由主義迅速冒起﹐改良主義者在大潮流下﹐似乎漸漸失去了原有市場。為保障自己能夠在資本主義民主制度下﹐維持自己在建制內的影響力和約制力﹐最終向溫和靠攏﹐甚至可說是右傾。例如工黨提出第三條道路(Third Path)演變成新工黨﹐才能勝過保守黨重奪首相之位﹐就是左翼政黨右傾的其中一例。此外﹐不少傳統左派政黨都變成中間偏左立場﹐當中還包括曾被視為深紅的「托派」組織。如日本共產黨的新綱領﹐已將它們的共產主義色彩大為淡化﹐主要内容改為保障社会福利预算、废除美日安保、修改宪法以巩固民主主义、坚持三权分立、保障同性恋与少数族群的权利、反对国家哲学、要求归还北方领土与千岛群岛。所謂國際左翼運動陷入低潮﹐其實就是冷戰後左翼思潮在歐美社會逐漸被邊緣化的現象。

站在現時的國際形勢的發展來說﹐相信未來二十年中間偏左將會是主流﹐而且會維持著主流地位。八十年代初﹐西方的新自由主義抬頭﹐不過在小布殊上臺後﹐其霸權主義政策﹐令民意開始對新保守主義和新自由主義出現了反彈。新自由主義和新保守主義雖然都是右翼思想﹐不過比起傳統的右翼思想﹐它們又無法不接受改良主義的一些思維﹐它們始終不敢放棄因改良主義而衍生的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制度﹐亦不得不接受凱恩斯主義(Keynesianism)當中一些的經濟理念﹐政府雖然繼續鼓吹市場經濟的重要性﹐不過在必要時始終不能不伸出「有形之手」。因此﹐正如中國西南政法大學教授宋玉波在<當代西方政黨政治發展的新趨勢>一文中所說﹕「當今政黨政治的突出特點是,左翼政黨右傾化,右翼政黨左傾化。」改良主義者右傾﹐放棄了透過改良主義達至將資本主義社會演變成社會主義的最終目標﹐中間偏左成了主流﹔新自由主義者則不得不接受部份社福概念和改良主義者的經濟概念﹐成了中間偏右。雙方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逐漸縮窄﹐其分歧只透過他們在社福政策﹑民生政策和經濟政策來體現出來。雖然西方社會貧富差距很大﹐不過基於社會福利制度成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安全網﹐右派亦深明此理﹐所以只要社會安全網一天存在﹐社會基層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提倡革命的左翼理論自然失去了前提。

我們不能否認﹐現在北歐部份社會民主主義國家的社會福利配套仍是相對完善﹐直接稅的累進比例也比較高﹐一些社民主義的政策理念尚未褪色。然而﹐社會民主主義國家的政權﹐隨時會因為選舉而有所改變﹐只要右翼政黨上臺﹐之前的社會福利政策就會出現緊縮﹐美英兩國八十年代以來的歷史發展﹐就是最佳證明。或許北歐幾個福利國家﹐最終仍是難逃向中間偏左靠攏的命運。


[1]

兩大陣營互向中央靠攏,是否意味人類(或經濟較發達的社會)最終會找到一個較穩定和理想的制度,而這制度,已經互相滲得不能叫資本主義,也不能叫社會主義了。


[引用] | 作者 亞占 | 15th Sep 2006 12: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首先﹐人類文明還未終結﹐所以說這是最終﹐似乎言之尚早。(笑)

其次﹐我們不能否認﹐現在的混合型經濟(mixed economy)令社會相對穩定﹐不論國家和歐美國家也向中間偏左的經濟模式靠攏。然而﹐這就代表意識形態問題褪色﹖個人認為不是。因為這種穩定是一種相對的穩定﹐只要貧富差距繼續拉大﹐階級矛盾就會再被激化﹐資本主義社會仍會面對崩盤的危機。


[引用] | 作者 CK | 18th Sep 2006 15: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