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3th Sep 2006, 00:55 AM | 中國問題 | (1343 Reads)

再來反思六四

 

綜觀整件六四事件所出現的其中一些爭議﹐乃在於國務院總理李鵬在1989年5月20日頒佈的戒嚴令﹐如英文版維基百科在談及當年的戒嚴令時﹐聲稱戒嚴令具爭議性(controversial)﹐亦有人認為國務院總理所頒佈的戒嚴令內容違反憲法。本文旨在指出戒嚴令和六月四日戒嚴部隊武力清場的法理依據。

戒嚴令合法合憲
在較早前筆者在<反思六四>一文中﹐已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89條第16項﹐列明中國國務院有權決定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範圍內部分地區的戒嚴。因此1989年5月20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和北京市政府所頒佈的戒嚴令﹐絕對是合法合憲。該文亦紀錄了當時北京市政府所頒佈的戒嚴令﹐該戒嚴令是在1989年5月20日頒佈﹐距離六四事件發生是15日。戒嚴令列明「嚴禁打、砸、搶、燒等一切破壞活動」﹐否則「公安幹警、武警部隊和人民解放軍執勤人員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制止」。就算沒有出現「打、砸、搶、燒」﹐在戒嚴期間,嚴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和其他損害正常秩序的活動。既然戒嚴令是合法合憲﹐那麼當時在天安門廣場或附近地區聚集的群眾﹐已屬非法集會﹐國家戒嚴部隊有權進行武力疏散。

在西方憲政學邏輯上﹐憲法是全國人民與政府之間的契約﹐並透過建立代議民主制度﹐作為人民授權政府權力的表現。因此﹐憲法被視為法之根本﹐任何法律均不可凌駕或違反憲法﹐而政府在行使權力之時﹐亦以憲法作為根據﹐憲法是法律效用的來源﹐即法源(source of law)。當時國務院是根據憲法第89條宣佈直轄市部份地區戒嚴﹐換言之﹐國務院作為行政機關﹐宣佈直轄市部份地區戒嚴權力源於憲法﹐這就是宣佈戒嚴的法源。

如果從憲法對於我國政治體制的權力分佈來說﹐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乃是根據憲法而立﹐並以普選形式產生的民選最高權力機關。因此﹐全國人大依據憲法擁有法律制定﹑修改﹑廢除和解釋權﹑憲法修訂權﹑釋憲權﹑違憲審核權﹑任命國家元首和行政機關首長之權力﹐這就是我國的社會主義代議民主制度。由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國務院總理由全國人大任命﹐如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當時認為國務院所頒佈的戒嚴令有問題﹐就有權宣佈國務院所頒佈的戒嚴令無效﹐不過﹐由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只是每年召開一次﹐因此全國人大的權力可由其常設委員會代為行使。

任何對法律有基本知識的人﹐都會憲法只屬綱領性文件﹐實質內容需要透過具體立法來加以制定。不過﹐當年國家只有憲法決定哪個權力機關可以宣佈戒嚴﹐憲法下並無相關法律規定戒嚴期間採取甚麼實際措施和手段﹐即憲法之下並無一條戒嚴法(現在戒嚴已改稱緊急狀態﹐現在人大正制定緊急狀態法)。因此﹐判別戒嚴令內容是否合適﹐以及對戒嚴部隊執法權限作甚麼規範的責任﹐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或其常設委員會。憲法賦予國務院頒佈戒嚴有何權限﹐其解釋權亦在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因為憲法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最終的憲法解釋權。如果當時全國人大及其常設委員會﹐對國務院所頒佈的戒嚴令內容沒有異議﹐國務院根據憲法所頒佈的戒嚴令﹐則屬合法合憲﹐這並不違反西方的憲政學邏輯。

5‧20後屬非法集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確實是依照憲法所賦予的權力頒佈戒嚴令﹐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就有責任遵守﹐這就是基本的法理邏輯﹐亦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公民應有責任。因此﹐無論這場群眾運動有何政治目的﹐有沒有外國勢力滲透﹐當時在天安門廣場及其外圍的集會﹐在戒嚴令宣佈後已屬於非法集會﹐仍在宣佈戒嚴之地區表集結﹐已屬違法。如果以任何形式阻礙戒嚴部隊進行執法﹐或者拒捕甚至作出反抗﹐或者持有攻擊性武器﹐執法人員有權使用武力將其制服﹐甚至將對方擊斃。因為就算在一般情況下﹐任何人如在公眾地方持有攻擊性武器﹐不論該攻擊性武器是否屬於常規武器﹐世上任何一個國家均視為違反法例。如被執法人員發現﹐不管疑犯手持之武器是否正在使用﹐只要疑犯不願意放低手上武器﹐或者接受拘捕﹐執法人員有權使用武力將其制服﹐甚至將對方擊斃。何況是戒嚴令﹖

此外﹐儘管在普通法國家﹐當緊急狀態令﹑宵禁令或戒嚴令頒佈後﹐而有人違反法例﹐大多數執法人員執法者有權進行武力疏散﹐人身保護令(habeas corpus)甚至可以被廢除﹐即有權格殺勿論的。例如﹕當年香港在一九六七年﹐港英政府頒佈宵禁令﹐任何違例外出人士﹐警員和英軍有權格殺勿論。又例如﹕今年的美國風災﹐美國總統布殊宣布路易斯安那州進入緊急狀態後﹐若任何市民進行違法行為﹐將被視作暴徒﹐國民警衛軍有權「格殺勿論」。

清場時確曾出現暴力
那麼﹐當六月三日晚上至六月四日凌晨﹐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進行武力清場時﹐在場群眾有沒有人持有攻擊性武器﹐有沒有襲擊戒嚴部隊﹐將會視為當時戒嚴部隊能否使用武力將其制服﹐甚至將對方擊斃的關鍵。在此﹐我們先看看以下圖片﹕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這些由香港及海外網站轉載的圖片﹐雖然未經證偽。不過假如照片屬實﹐此則整明當時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及其附近的群眾﹐確實有人曾向戒嚴部隊投擲燃燒彈﹐以及殺害戒嚴部隊的執法人員﹐甚至進行燒屍。如果這是和平集會﹐從群眾中有人投擲燃燒彈的一刻開始﹐這就不再是和平集會。我們就算不用內地的法例﹐引用香港公安條例第十八條(一)和第十九條﹐乃至英國公安法例(1986)﹐我們都可以斷定當時是一場暴亂。先撇除暴亂的政治性質不談﹐單從六月四日凌晨在天安門廣場上確實爆發了暴亂﹐戒嚴部隊就可以根據戒嚴令﹕「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制止。」

Appendix:
英國法例關於暴動和暴亂的定義﹕
In English Law Riot forms part of the Public Order Act 1986 under section 1. The Public Order Act 1986 s.1 states:

1) Where twelve or more persons who are present together use or threaten unlawful violence for a common purpose and the conduct of them (taken together) is such as would cause a person of reasonable firmness present at the scene to fear for his personal safety, each of the persons using unlawful violence for the common purpose is guilty of riot.

2) It is immaterial whether or not the twelve or more use or threaten unlawful violence simultaneously.

3) The common purpose may be inferred from conduct.

4) No person of reasonable firmness need actually be, or be likely to be, present at the scene.

5) Riot may be committed in private as well as in public places.
香港法例公安條例第18條與第19條﹕
第18條﹕非法集結、暴動及相類罪行

(1)        凡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
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
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們即屬非法集結。  
(由1970年第31號第11條修訂)
(2)        集結的人如作出如上述般的行為,則即使其原來的集結是合法的,亦無
關重要。

第19條﹕ 暴動
(1)        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
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  (由1970年第31號第12條修訂)


[1]

今早在搜集六四資料時,居然走到了CK你的網頁。

最近這段時間積極搜集著六四資料,關於六四的整個框架差不多出來了。希望CK兄有空可以看看,做一參考。

經歷過六四的人,都知道那件事對我們來說是心中怎樣的一個痛。即使全世界都說著這個故事,但其中還有一些我們想不明白的地方。也是在去年,我也是才知道六四是一宗羅生門事件。如果有勇氣挖下去的話,就進去這個連接看看吧。
http://sites.google.com/site/sixfourevent/


[引用] | 作者 Seasons | 17th Oct 2009 09:0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you are wrong again.

because you misunderstood the basic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validity.


[引用] | 作者 第二條 | 24th Nov 2009 05:3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既然中共在柳絲中那麼無辜,那乾脆“公開一切相關檔案”算了,還人民一個明白,還自己一個清白。這樣豈不最好?

然而,中共的做法卻恰恰相反哦!


[引用] | 作者 煮蟹公 | 7th Oct 2010 23:20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