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8th Jul 2006, 15:45 PM | 社會科學 | (1475 Reads)

夾心階層與夾心階層政黨

 

先前因為評論胡恩威的文章談到香港的夾心階層﹐因此也借此談談香港夾心階層的問題﹐以及夾心階層衍生出的政治問題。

香港的呂大樂教授曾為香港進行階級分析﹐並著有《香港中產階級處境觀察》一書﹐他認為香港在七十年代湧現了一批「新中產階級」﹐並認為這批「新中產階級」將會成為社會變革﹐最主要是政治變革的新動力。他對香港的中產階級有以下特點﹕
1.「中產階級」並不像以往所講的「希爾喬亞」(bourgeois﹐自僱者或小老闆﹐其實是小資產階級),他們並不因為擁有資本或者產權,而可以支配整個工作程序。
2.學歷、資歷、專業資格等,為「中產階級」帶來了較佳的工作及僱傭條件。有份參與決策的工作,薪金和福利較優厚。工作有一定的自主性,也相對較有保障。
3.僱傭及生活條件優於一般僱員。

然而﹐當我們用正統的馬克思階級分析來進行劃分﹐中產這個字就不再以應收入和財產劃分﹐而是以生產資料擁有權和生產關係來決定﹕香港的夾心階層﹐一部份其實還是沒有擁有生產資料而收入較高的無產階級(proletarian)或半無產階級(semi-proletarian)﹐一部份是擁有少量生產資料的小資產階級(petty bourgeois,即中小企)﹐更大部份是協助大資本家管理生產資料的中產階級(middle class,即公司中級管理層)。 因此﹐香港的所謂「中產階級」﹐其實是由半無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已成的龐大社群﹐本來他們立場和利益都不一致﹐共通點只在於同時中等收入人士。所以﹐與其說他們是所謂的「新中產階級」﹐倒不如以階層分析將他們劃作夾心階層(sandwich class)。

正如之前的文章說到﹐所謂夾心階層﹐就是夾在社會基層和大資本家的中間的一個階層。由於香港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而不是完全不干預政策﹐加上六﹑七十年代出現過暴動和騷亂﹐所以政府還會為社會基層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並透過公屋﹑綜援﹑免稅額和大學學費減免等體現出來﹔至於大資本家﹐他們擁有著資本﹐更是香港賴以生存的資金投資來源﹐在財可通神的拜金社會裡﹐他們從來都是暢通無阻﹐在建制內亦永遠有著影響力﹐回歸只是改變了華資與英資的影響力而已。換言之﹐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下﹐香港的夾心階層注定被大資產階級(grande bourgeois)所奴役﹐他們的影響力亦注定進入不了香港的建制和上層建築(superstruture)。也因為夾心階層納稅而得到的社會福利不及社會基層﹐在建制內亦難有著影響力﹐最終夾在中間而對社會充斥著不滿。

不過我們亦會發現﹐由七十年代夾心階層崛起﹐八十年代夾心階層迅速膨脹﹐到九十年代夾心階層成了香港生產力的經濟支柱﹐夾心階層並沒有如呂大樂教授預言般﹐積極參與香港政治和力求社會變革。儘管在九十年代因九一直選而出現了政黨發展﹐不過夾心階層卻沒有積極參與政黨問政﹐各個政黨的黨員人數在整個九十年代都是維持著一﹑二千個的水平﹐有人將這一切歸咎於香港人普遍政治冷感﹐其實是香港在整個二十世紀末﹐經濟都在迅速發展﹐社會各階層均能從經濟發展而得到成果﹐當中夾心階層亦得益不少﹔八十年代工業北移後勁濟轉型﹐夾心階層成了經濟主力﹐生活質素更在二十年間迅速提升﹐自然對社會感到滿意。直到泡沫經濟爆破﹐夾心階層才猛然發現自己的「夾心地位」﹐不滿才會湧現。夾心階層終於走上街頭關心政治﹐甚至參與政治﹐口號就是「爭取普選」。因為他們認為﹐就只有獲得政治參與權﹐甚至獲得香港管治權﹐才能改變他們的夾心情況。在現行建制下﹐要獲得香港管治權﹐就是「爭取普選」。

只是﹐在經濟低迷時充滿不滿的夾心階層﹐他們夾在中間﹐上不滿大資產階級的政商勾結﹐下不滿提供社會基層的福利是不勞而獲﹐這種「憎人富貴厭人窮」的政治取態﹐確實出現了割裂的情況。而香港的這群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建立了夾心階層政黨(其實是小資產階級政黨)時﹐卻忘記了夾心階層本身的「階級屬性」﹐所以香港政黨發展一直難以壯大。小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不同﹐無產階級沒有生產資料﹐連基本生活資料都足襟見肘﹐所以他們「沒有甚麼好失去﹐除了鎖鏈」﹔夾心階層有一定積蓄﹑一定社會地位和一定財富﹐所以比起政治利益和權利﹐大部份夾心階層更關注是他們自身的經濟利益。有人批評小資產階級的政治取態從來都是不可靠﹐因為假如參與政治不利他們自己的經濟利益﹐甚至威脅他們的經濟利益﹐他們不但不參與﹐而且還會與大資產階級聯合起來口誅筆伐。至於經濟低迷時充滿不滿的夾心階層﹐也隨著經濟復甦﹐他們自身經濟利益逐步改善而冷卻下來﹐他們的政治熱衷度也會逐漸降溫﹐反而將集中力放在如何「致富」--即如何由小資產階級變身為大資產階級。

這些夾心階層政黨的另一悲哀﹐是他們不明白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道理。因為香港是資本主義社會﹐所以香港的普選問題﹐從來都是以外國的資本主義民主作為藍本。不過無論普選與否﹐大資本家在建制內亦永遠有著影響力﹐普選最終很有可能發展成金權政治﹐換的形式可能不同﹐只是更赤裸裸的利用政治捐獻﹐打造出美其名「政黨政治」的「資產階級專政」而已。


[1]

普選實行後夾心階層會有好日子過?我也不信,分分鐘福利膨漲。反而現在政府為了安撫這批人,會做一點事。


[引用] | 作者 亞占 | 2nd Aug 2006 06:5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不錯﹐事實上香港的政黨雖然主要成員均是來自夾心階層(自由黨則有點例外)﹐大部份都是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不過成立之後﹐他們要透過選舉加入建制和獲取政治權力﹐所以大部份都走基層路線﹐真正代表夾心階層的政黨反而很少。


[引用] | 作者 CK | 9th Aug 2006 16:5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本来论述了一堆,今天来看竟然没有了

算了,简单来说,我认为香港政党非常走向一个非常恶劣的方向..

一,香港这么一点大的地方,也太多政党了吧,最多三个政党(极限了),我个人认为,就两个势力就好了..左翼和右翼就足够了.

二,目前政党的趋势还是在不断分裂中和新加入中,分裂政局混乱,有新加入代表现有政党不够强大,还有空隙让新的政党加入.

三,政党的党员每个人意见一致是不可能的,大致相同就差不多了,根本无需成立一个新政党来表达自己的政见,都要求那么完美,就没有政党了,政党政治是集团对抗集团的制衡,太零散和太多政党,达不到这个效果,还会造成政治的乱象


[引用] | 作者 mikale | 9th Aug 2006 20:0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爭取普選」也有可能是許多人對「民主體制」的迷思,始終現在「領導」世界的國家都是這樣的民主國家,中產階級就是永遠都在追求他們認為美好的事物,認為跟人家讀一樣的書﹑呼吸同樣的空氣,便會走出同樣美好的東西出來!
事實是否真的如此?


[引用] | 作者 jovi | 21st Jun 2007 13:0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你的話讓我想起以前的一篇文﹕民主的反思

當中說過這樣的一個問題﹕

我們再看看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他們的人民確實得到了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還有成熟的政黨政治。然而﹐這種平等只是機會的平等﹐成熟的政黨政治減低了人民可以選擇的候選人﹐代表弱勢社群的小型政黨進入建制的機會不斷被壓縮﹐加上天文數字的競選經費﹐獨立人士進入建制的機會根本全無可能﹐龐大的政黨則能得到財團的大量政治捐獻﹐當選後實行的政策假如損害到財團的利益﹐便有可能影響到它們的政治捐獻﹐有人將此稱之為金權政治。這樣的民主又算不算是真正的民主﹖這相信是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引用] | 作者 CK | 21st Jun 2007 23: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今非昔比

反智卋代

這是城大,游漢明教授在信報講的
大眾認為呢??
不可一屜......香港電視台,電台經常請來好西利的教授,游是香港十間大學頋問,中小企業學會主席齋扥:易經,管理新思維,三十六計,孔子,詭道,趁火打劫,仁愛......天馬行空.
這騙子,害死人爸爸,詐騙生意,欺負孤寡,{兩孤兒只有三-五歳,}侵吞遺產,詐騙生意,鋪,車,財產,夾
萬,連自己住宅,帛金都吞埋.......更害孤兒寡婦被政府追繳交薪俸稅,遺產稅......, 奸 人 所 害一無所有,更被迫借錢生活,讀書,借貸繳納遺產稅,薪俸稅,無天理,更累街坊訂做幾套西裝,都走数.累伙計,借,失幾拾萬,八折支薪,工人急於做手術不还錢....,欠街数,溢利五金更玩到破產收場.這般智慧詐騙
創業管理新思維.
這麼城 功 的院長,哲學家,博士,出版幾多著作,十間大學的頋問.中華智慧l學會主席.中小企業管理,學會主席....連做人起碼的誠信,道德.價值
觀.社會責任,都不會,身教重斺 言教,旂望政府和市民監察,闋注教育異象,公民教育,品質標準和道德操守,否則,培訓人材,有學術,嘰多嘜頭,枉徒然,詐騙犯,出來危害社會,欺凌弻勢,更為可恥.教育界可悲


[引用] | 作者 mo | 17th Nov 2008 15: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