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22nd Jul 2006, 15:40 PM | 社會科學 | (2045 Reads)

知識分子與社會道德

 

在現今社會中﹐我們仍對公眾人物和知識分子的行為和個人修養有一定的道德要求﹐這一切可能與中國傳統的道德精神價值觀有關。

相比起現今社會﹐古代的個人道德標準是較高的﹐當中有一種概念﹐叫做君子。某程度上﹐君子概念亦成為社會衡量精英的標準。一個人是否君子﹐乃是以他的個人道德水平﹑以及他是否知行合一來衡量的。換言之﹐一個人知識水平的高低﹐不是用來衡量他是否君子的標準。他的財富﹑他的社會地位﹐也不是用來衡量一個人是否君子的標準。 而一個真正的君子重視道德﹐決不是有所求的。如果一個人重道德﹑關心家事國事天下事的背後﹐有一個目的﹐他就不是君子﹐而是偽君子。

相信沒有人會否定道德和道德教育的重要性﹐然而當涉及切身利益的時候﹐要他們真要做得到就很難。本人始終認為中國的傳統道德觀應該是由心出發的﹐要真的有心去尊重別人﹑關心別人﹑幫助別人﹐才會成為一個有禮有德之人。假如沒有心﹐禮便會成為形式主義﹐或者只是社會規範下的社會教條﹐人們重禮如只是礙於社會輿論和壓力﹐禮就失去原本的意義。

至於古代的知識分子﹐我們稱之為士人﹐他們不單是學者﹐更是著重個人道德﹑社會道德和社會責任的人。由於漢朝後獨尊儒術﹐儒學被視為國家主導思想﹐所以儒學的仁德概念被視作為人才的厘定標準﹐而仁德概念亦成為治國理念和標準。這種概念隨著外族的漢化﹐流傳至整個東亞和大中華地區。至今不少社會人士仍然著重公眾人士和知識分子的個人道德和行為操守﹐也可以說是仁德概念的延續。

士人是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是憂國憂民的﹐是以人為本的﹐是以身作則的。為了自己可以報效國家﹐所以寒窗苦讀去知書識禮﹐所以士人大部份都是知識分子。不過知識分子不一定是士人。用現代的話語﹐古代的士人可說是中國的知識階級(intelligentsia)﹐而中國傳統士人的憂患意識﹐確實與十九世紀俄國出現的知識階層十分類似。俄國在十九世紀出現的知識階層﹐曾對俄國歷史有很長遠的影響。他們也出現過類似四五運動時的全盤西化大爭論﹐當時亦有一批知識分子支持俄羅斯全盤西化。或許俄羅斯和斯拉夫民族本來就是很特別﹐與歐洲其他民族有很大分別﹐這種民族性令俄羅斯的文化界與西方有點不同。

在任何一個時代﹐社會上君子從來不多。可惜的是﹐在現在拜金主義來襲的中國和香港﹐似乎君子真的買少見少﹐衛道之士更有可能被視為異類。至於現在社會對於知識分子的定義﹐卻習慣以學歷來劃分的。在「唯才是用」的社會中﹐學歷似乎比個人道德涵養越來越重要了。假如我們說現今社會只有人才﹐沒有君子﹐也不算誇張。

然而﹐真正的知識分子﹐應該以那人對於一種知識的研究熱誠來劃分。一個人可以小學畢業﹐不過長期對中國歷史有興趣﹐花了很多功夫去做研究﹐他的中國歷史知識﹐絕對有可能比一個大學本科生更厲害的。其實教育的最終目的﹐應該是鼓勵自學﹐不需學校教育﹐自己閑來找有興趣的學術問題來做研究﹐這種人比起呆在學院裡更有價值。還有﹐如果沒有憂患意識﹐求學識不是為了貢獻社會﹐不是為國為民﹐只求一己之名利﹐他們有資格稱為知識分子嗎﹖

當然﹐或許香港和國內仍有不少知識分子有憂患意識的﹐當中亦有不少學者鼓吹社會重建社會道德﹐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我們不能否認改革開放的速度太快了﹐快當然好﹐不過文化和社會道德觀這些上層建築或許追不上﹐令國家的社會道德好像出現了真空。在這種真空期﹐國家則湧入了個人主義和拜金主義的思潮﹐反而傳統社會主義理論的傳播則有點追不上﹐在人民的價值觀中落單了。這個問題是值得正視的﹐相信國家亦有正視這個問題﹐宣揚八榮八恥就是最佳證明。


[1]

「只求一己之名利﹐他們有資格稱為知識分子嗎」---這正是你的主旨,也正是十分具爭議性的。
傳統思想相信,一個人有知識,自然有道德。因為知識包括做人道理,禮義廉恥。但現在我們講「知識」,是講有功能(創富/提高個人及群體生活水平)價值的。傳統知識觀已不是今時的知識觀。


[引用] | 作者 亞占 | 23rd Jul 2006 07:2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究竟是傳統知識觀與今日的知識觀有所不同﹐還是因為拜金主義的來襲﹐而令一些人的價值觀有所改變﹐繼而以兩者有所不同﹐來為自己開脫﹖


[引用] | 作者 CK | 27th Jul 2006 21:4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亞占,知识分子的定义本身就带有社会关怀的涵意,既然是社会关怀,那么当然要有道德

没有社会关怀的,只能称为专业技能擅长者(可以称为专家或者学者吧),中文方面是有明确区分的,学者==知识分子,那么知识分子这个词语多余了,流传下来干啥?

定义不同,角度不同,当然有不同的涵意,古代中国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当被称为"士"的.比如汉朝的"无双国士",中国这么多年也没有几个人获得这个称号的人为数不多.但是符合士精神的却是每个朝代都有(虽然不多)..

另外,有知识的人,从古至今都不缺乏,为什么要把知识分子阶层的良心去掉,很莫名其妙,对社会也有是没有好处的.什么样的人戴什么样的帽子,没有这样的水平,就不要戴知识分子这顶帽子好了,好好的承认自己是一个专家技能擅长者就好了..又要钱,又要荣誉,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知识分子这么好赚..大家都当知识分子好了

世界历史上伟大的变革(不一定是革命了,比如文艺复兴),都是知识分子阶层带领的,这就是事实,而且是无法推托的责任,知识分子就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


[引用] | 作者 mikale | 9th Aug 2006 06: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mikale﹕

本人記得以前有人批評過古代中國學界“泛道德化”﹐意思應該是以往人們對知識分子的道德操守要求凌駕於他們的學識之上﹐於是一些有專門技能和知識之士就在這道德尺度下難以在社會上發揮作用...不過現今社會卻有點“去道德化”﹐將一個人的道德水平和個人操守與他的技能完全割裂...不論那人品德如何低劣也不足以論成敗﹐造成現在社會上有些人為求目的而不擇手段...


[引用] | 作者 CK | 9th Aug 2006 17:02 PM | [舉報垃圾留言]

[5]

CK兄,我想论述一下中国社会的道德二元结构..民间跟士的差异极大..到时候看能不能成文.要收集一些资料论述才行.

我基本的理论是士跟百姓是两个标准,差异极大,构成二元结构,士理性兼不迷信,民间非常迷信.这是非常怪异的社会现象.


[引用] | 作者 mikale | 9th Aug 2006 20:2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是立论了,不是理论..= =!


[引用] | 作者 mikale | 9th Aug 2006 20: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本人認為中國傳統社會的道德觀基本上是一致的﹐不過這種道德二元性在於民間與知識分子因為知識水平不同而出現的落差﹐道德觀構成的同時﹐亦成為一種社會規範﹐中間有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了解而為之或不為之﹐另一種是因社會規範而成的社會壓力而為之或不為之。然而﹐在民間社會中往往是第二種道德規範遠多於第一種道德規範﹐所以才會走向形式化和形式主義。


[引用] | 作者 CK | 10th Aug 2006 00:1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总的来说,我觉得第二种规范是很有效果的..这就是我说的道德审判体制..

不过这种二元结构,不单单是道德层面..很多层面都是如此..往往研究一下哪个时期的东西..不同的学者针对同一个事情可以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我认为这种二元结构将是让我们更深入的理解现代中国社会一个关健

国民性是否存在这种二元性格矛盾,很难说,我们看一些近代人物..基本上是大善和大恶并存..

二元结构,我认为是认识中国社会的关健..因为之前我遇到有一些社会问题实在矛盾冲突,不用这种二元结构论来理解,无法相通..


[引用] | 作者 mikale | 10th Aug 2006 00: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9]

知識與道德,在自我完善的過程中是一個整體,世上並不存在純知識或純道德,我們說一個人有道德,通常是一種全面性的評價。因此孔子也將道德二字涵攝了智仁勇的作用義。道德要提升,知識不是充分條件,但是個必要條件,提升知識的同時,卻失落了道德,很大的原因在於所學得的知識的片面性,不夠整體的知識,難以讓主體性覺醒昂揚,便斷章了人生的存在意義。


[引用] | 作者 阿德 | 17th Sep 2009 20: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