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2th Jul 2006, 17:47 PM | 中國問題 | (814 Reads)

職業經理人制度有利國企改革嗎﹖ 

 

近年來﹐國內經濟改革的驚人成果是有目共睹的。然而﹐由於經濟改革的步伐急速﹐社會上開始似乎出現一些問題﹐而民間和學者亦開始對經濟改革的一些問題表達不滿。經濟改革的其中一個爭議﹐就是國有企業改革的問題。一些內地意見認為現時「國退民進」的國企改革﹐某程度上是一種「國有資產」流失﹐並且不利國家公有制經濟為主的社會主義制度。

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問題﹐民間和學者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其中最具爭議的評論﹐可算是經濟學家朗咸平教授抨擊國企改革是「賤賣國有資產」﹐並提倡以引入職業經理人制度﹐取代現時「國退民進」的國企改革。

其實朗教授提議國企引入職業經理人制度﹐香港某些公營機構早已實行﹐香港稱為公司化(或公營化)。不過公營化一樣有利有弊﹐發展到一定時間照樣會出現毛病。

現時﹐香港的鐵路﹑大學和郵政服務﹐都是公營化的。大學稱為校董會﹐校董沒有大學產權﹐有決策權﹐由政府在民間招聘和任命﹔學校管理層以校長為首﹐由政府任命﹐大學擁有權為政府。鐵路則是成立鐵路公司﹐政府100巴仙持股﹐鐵路主席和董事局由政府在民間招聘和任命﹐為鐵路決策層﹔總經理(CEO)負責管理﹐由政府在民間招聘和任命。公司化後﹐大學每年由政府撥資﹐鐵路則是政府一筆過撥款的營運基金﹐相信這與朗教授所提倡的職業經理人制度無異。

然而﹐假如政府每年撥資﹐公營機構每年交數申請撥資的話﹐公司效率是不會提高的。因為賺蝕公司也不會破產﹐反而會繼續保持長期虧蝕﹐因為虧蝕差額由政府補貼。

至於一筆過撥款的營運基金﹐公營機構能動性會增加﹐並會積極轉虧為盈﹐現時談的國有企業是工商性質的﹐轉虧為盈當然是好。不過如果這些國營服務是公用服務的﹐問題就大條了。例如鐵路﹑醫療﹑房屋﹑教育等﹐假如是一筆過撥款﹐這些公用服務的收費勢必大幅提高﹐與私營(內地稱民營)沒差別﹐受害的自然是普羅大眾。

還有公司化後的國營企業﹐決策層與管理層的職權劃分﹐也有可能惹起爭議。決策層的董事局主席照道理可以直接參與管理事務﹐不過管理層當然不希望董事局指手劃腳﹐這就會出現問題。在民營企業﹐董事局主席通常是公司最大股東﹐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董事希望插手管理事務﹐CEO頂多敢怒不敢言。不過公營企業的董事﹐基本上沒有公司股權(因政府是公司真正擁有者)﹐董事和CEO都是政府聘請的職員﹐假如董事「親力親為」﹐插手管理事務﹐CEO就會很不滿意﹐公司就會鬧不和﹐最終影響整間公司運作。早前香港九鐵發生的「政變」﹐就是在此情況下爆發的。

若站在一些左翼經濟學者的角度來說﹐公司化與MBO一樣是件壞事﹐無論現在政府官僚管理國企﹐還是在民間聘請職業經理人(甚至董事決策層)﹐工人在公司一樣沒有話事權﹐反而舊有國企工人只需按章工作﹐公司化後就要與市場競爭﹐工作量勢必加大﹐工資和人手調整也可能與市場待遇是一樣。再談﹐假如現時國企出現虧損的情況﹐與企業人手過剩﹐或者國企工資遠高於市場有關﹐不論MBO還是公司化﹐裁員減薪的情況也可能無可避免。假如公司的董事局沒有工人代表或工會代表參與決策﹐捍衛工人權益﹐工人的工作待遇可能與MBO情況一樣。

本文並不是旨在為現時MBO式的國企改革辯護﹐只是指出引入職業經理人制度﹐一樣有利有弊。假如我們認為引入職業經理人制度就是國企改革的唯一可取之法﹐似乎有點不妥。

[1]

是否我們還要看該事業是甚麼事業?辦公營醫療看來收支平衡或甚至賺錢不是重要目標,但辦鐵路和郵政則不同。


[引用] | 作者 亞占 | 15th Jul 2006 18: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一些國家將公共集體運輸網絡視作公用事業﹐因為它是民生必需品﹐英國以前亦曾將巴士和鐵路國有化﹐走福利主義路線﹐結果在八十年代戴卓爾上臺時﹐將英國經濟衰退的原因歸咎於福利主義路線。


[引用] | 作者 CK | 28th Jul 2006 22:04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