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1th Jul 2006, 18:46 PM | 香港時政 | (916 Reads)
普選難以消除政治矛盾

 

自從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返港﹐於南華早報發表她關於香港政制發展的碩士論文摘要後﹐社會輿論一時間牽起了一股「葉旋風」。文章中提到現時香港的行政和立法之間缺乏有機的聯繫,政黨無法參與行政事務﹐令行政立法之間出現對立的情況難以得到解決。因此有評論認為﹐唯有香港盡快普選和走向政黨政治﹐才能解決行政立法之間的對立情況。

 


其實早在八十年代﹐港英政府提出逐步取消官守議席和委任議席之時﹐一些人已提出反對﹐其原因正是取消官守議席和委任議席會割斷政府和立法會之間的有機聯繫﹐即是政府將會出現「乞票」的情況﹐令政府無法確保行政主導。當然﹐在基本法規定下將會最終達至普選下的香港﹐要改變行政立法關係﹐決不能開倒車的恢復官守議席和委任議席。然而﹐是否加快普選步伐和發展政黨政治﹐就會改變現時行政立法之間的對立關係﹖

 

首先﹐現時法例規定﹐有政黨背景行政長官候選人如果當選﹐當選後則必須退黨﹐而問責官員在擔任官職後亦必須保持政治中立﹐現時也沒有一個單一政團在立法會贏取過半議席。簡單而言﹐現時香港所有政團都可說是「在野勢力」。然而﹐在野勢力之間依然存在對立情況﹐民建聯﹑自由黨和泛聯盟被視為親建制勢力﹐而泛民主派則被視為持反政府立場的反對派。換句話說﹐儘管現時所有政團都是「在野勢力」﹐不過立法會之間依然存在對立情況。因此﹐是否容許行政長官和管治班子保留政黨背景﹐與現時的政治對立情況﹐並沒直接關係。
其次﹐特區政府的管治班子現時也有吸納不同政治背景的人士加入﹐例如自由黨主席田北俊曾是行政會議成員﹐現時民建聯的曾鈺成﹑自由黨的周梁淑怡﹑泛民主派的張柄良﹑工聯會的鄭耀棠均為現任行政會議成員。假如有人批評政黨人士無法參與特區政府管治﹐批評是不公允的。然而﹐在現時不同政治背景人士均可參與特區政府管治的情況下﹐立法會內依然出現對立情況。因此﹐究竟是否讓更多政黨人士參與特區政府管治﹐就能改變現時行政立法之間的緊張關係﹖筆者確實存在疑問。

第三﹐究竟普選會否改變行政立法對立的問題﹖答案是有可能﹐不過亦有可能難以解決。現時不少泛民主派人士認為普選會改變行政立法對立﹐潛台詞是他們認為普選就是等於全面地區直選﹐而直選後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多數黨均持相同黨籍﹐行政立法關係自然不會對立。

可是﹐儘管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最終改由地區直選產生﹐我們卻無法確保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多數黨均持相同黨籍。假如行政長官的當選人如立法會多數黨乃是對立的政治派系﹐那麼行政立法關係對立的情況﹐不但與現時一樣﹐反而有可能更激烈。因為反對派只要凡事否決政府提案﹐或者否決政府預算案﹐政府就會陷於癱瘓﹐特首也可能要解散立法會重選。不過基本法列明行政長官一任內只能解散立法會一次﹐如重選立法會後﹐反對派仍佔立法會大多數﹐那麼該屆行政長官便會變成弱勢特首。

此外﹐儘管直選後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多數黨均持相同黨籍﹐不過假如多數黨在立法會不是持壓倒性多數﹐在野勢力中的中間派別則很大機會成為「關鍵少數」。

至於特首候選人當選後可保留黨籍的問題﹐則會影響特首和管治班子的政治中立性。既然特首由直選產生並可保留黨籍﹐自然會由自己的黨羽擔任管治班子﹔特首就可能出現依從黨的意志﹐並有可能將黨的利益凌駕於全港市民的利益。

我們現在看看香港政治的現實情況﹐便會發現現在的泛民主派還是愛國愛港陣營﹐它們其實都不是鐵板一塊﹐而是由多個政治組織結成的「政治聯盟」。除非將來出現明顯的政治變化﹐令投票取向和政治形勢出現急劇改變﹐否則在可見的將來﹐立法會內出現單一多數黨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在此情況下走向雙直選﹐任何透過贏得選舉的行政長官﹐則必須靠建立所謂「執政聯盟」來爭取立法會贊成票﹐才能建立強勢的行政主導。既然特首可有政黨背景﹐所談的政治利益和權力現在政黨能擁有的大有不同﹐只需政治利益分配談不攏﹐或者政治形勢出現變化時﹐「執政聯盟」就會很容易瓦解。


更重要的是﹐儘管香港尚未達至普選﹐我們仍能發現行政長官透過邀請友好政黨加入管治班子﹐以建立所謂「執政聯盟」來爭取立法會贊成票的例子。譬如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建立高官問責制時﹐邀請親建制的民建聯與自由黨主席加入行政會議﹐就曾被人稱作「執政聯盟」。換言之﹐是否達至普選或全面直選﹐也可透過建立「執政聯盟」來維繫行政主導。然而﹐執政聯盟的結果卻正如筆者之前所言﹐最終在2003年社會出廿三條立法爭議時瓦解。

歸根咎底﹐行政立法之間出現的對立情況﹐似乎與政黨能否參與特區政府管治﹑立法會是否以普選或全面直選產生﹐以及行政長官當選後能否保留黨籍無關。香港出現政治爭拗的根本原因﹐在於香港社會中存在的政治對立情況﹐而這種政治對立突顯在反對派與特區政府﹐乃至中央政府之間存在的對抗性立場。這種矛盾並不會因為政治制度的改變而改變﹐更有可能因各個政治勢力隨著政制改變而得到更多政治資源﹐而有所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