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30th Aug 2005, 01:16 AM | 基本法問題 | (930 Reads)
必須讓學生正確認識《基本法》

2005年4月12日香港大學法律學會發表聲明反對政府向國務院提請人大釋法﹐又於20日於政府總部門外表達反對釋法的素求。不過﹐港大法律學會所發表聲明卻出現多處謬誤﹐這足以證明香港學生對<基本法>認識嚴重不足﹐而某些觀點與香港一些政治團體存在高度近似性。
港大法律學會政府錯用《基本法》條文﹐實質上是混淆視聽。《基本法》第四十三條列明特首需對中央政府和特區負責﹐而新特首任期問題根本不單只是特區事務﹐因為補選特首的任命代表著國家主權的體現。所以﹐將特區自治範圍外事務交由中央處理﹐完全是行政長官履行應有職責。
至於《基本法》第158條第3款﹐其實旨在列明終審庭不能解釋<基本法>內有關中央管理事務和中港關係的條文﹐因此必須在終局判決前啟動釋法程序。

另外﹐港大法律學會完全扭曲了第158條第3款的權責關係﹐此例所講的情況是規定終審法院有責任提請人大釋法﹐絕不是有權提請人大釋法﹐因終審法院從沒有不向全國人大常委提請釋法的選擇﹐若不提請人大釋法就是違法違憲。終審法院在處理居港權問題上﹐其實根本上已違反了<基本法>﹐只是當時特區政府有容乃大﹐不作追究而已。


聲明又質疑政府是否有權提請人大釋法﹐無疑是再次犯上扭曲政府向國務院提請人大釋法的權責關係。第一﹐由始至終政府並沒有向全國人大常委提請釋法﹐而是就特首補選問題向國務院提交報告﹐建議國務院提請人大釋法。換句話說﹐最終決定是否提請人大釋法的是國務院﹐國務院絕對有權否決特區政府的建議﹐亦即不提請人大釋法。
第二﹐根據<基本法>第43條政府將自治範圍以外事務向國務院提交報告﹐是責任而不是什麼權利﹐因政府是沒有權自行處理自治範圍以外事務。
第三﹐特區政府在處理特首補選時面對第五十三條解讀的問題﹐絕對有責任向國務院提交報告。不能說成因為有人申請司法覆核﹐所以政府就不能向國務院提交報告﹐窒礙政府處理有關特首補選的事宜。

聲明對於香港的的司法獨立存在錯誤理解﹐香港司法制度的獨立只限於<香港法例>和自治範圍內的<基本法>條文﹐從不包括中央管理事務和涉及中港關係條文。<基本法>第158條第1款賦予全國人大常委整部法律的所有釋法權﹐全國人大常委只是根據<基本法>第158條第2款﹐賦予香港司法系統解釋<基本法>自治範圍內條文的權利。正因為法院從沒有解釋<基本法>內有關中央管理事務和中港關係條文的權力﹐故此才有第158條第3款﹐人大釋法又何來「不尊重香港司法獨立」﹖

更可怕的是﹐聲明中竟多次作出並非建基客觀事實的無理指控﹐批評人大釋法「閉門造車」。日前全國人大常委副主席喬曉陽專程前往深圳﹐目的就是為了聆聽香港各界人士對於今次釋法的看法﹐並且邀請多名泛民主派人士出席。另一方面﹐全國人大常委每次會議時均有詳細會議議程和紀錄﹐釋法文件行文清晰﹐何來閉門造車﹖
另外﹐港大法律學會訛稱人大釋法等同改動或增刪《基本法》條文﹐事實亦並非如此﹐很明顯是歪曲事實﹐混淆視聽。

港大法律學會的理解錯誤在於他們忘記了《基本法》的本質﹐《基本法》雖然是香港最重要的憲制性文件﹐不過他們忘記了《基本法》本質上是全國性法律。我國憲法和《基本法》第158條賦予全國人大常委釋法的權力﹐全國人大常委根據憲法第67條第4款擁有解釋法律的權力﹐並在<基本法>第158條第1款則雙重確定全國人大常委的最終釋法權﹐當然具有一錘定音的權威性。港大法律學會卻不清楚香港司法系統從沒有《基本法》內有關中央管理事務和中港關係條文的最終解釋權﹐以為香港司法系統權力可凌駕於<基本法>與我國憲法之上﹐甚至無視我國憲法和<基本法>第158條﹐訛稱人大釋法破壞香港司法獨立﹐很明顯就代表他們忘記了香港特區其實是國家內的一個地方城市。


大家或許發現﹐近日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和一些泛民主派法律學者的觀點﹐與今次港大法律學會的聲明存在高度近似性。據知﹐不少港大法律系學者﹑講師乃至教授與泛民主派有著緊密的關係﹐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教授本身更是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當中隱含著一個訊號﹐當某個大專學者積極參與政治組織﹐其鮮明的政治意識形態﹐又會否透過教學途中灌輸他們的學生﹐從而窒礙學生的獨立思維﹖今次港大法律學會聲明《基本法》的錯誤理解﹐表示我們必須加強《基本法》的推廣教育﹐提供渠道讓學生正確認識《基本法》。

[1]

非常同意:]


[引用] | 作者 Sum | 28th Mar 2008 20:57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