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文兆基 | 14th Mar 2006, 20:35 PM | 基本法問題 | (1063 Reads)

平均分: 7.50 | 評分人數: 2
反對釋法無法理依據

面對近日美國發表人權報告抨擊人大釋法﹐以及社會上出現的一些反對釋法言論﹐筆者日前在<人大釋法合法合憲>一文中﹐已明確指出<基本法>的法源﹐並陳述了人大釋法背後的法理依據。不過﹐<基本法>頒佈已有十五年之久﹐在香港實施亦已有八年時間﹐為何社會上仍會出現反對釋法的聲音﹖似乎我們實在需要研究反對釋法言論背後原因的必要。

一些言論認為﹐釋法爭議源於中港兩地因為法系不同﹐而對法律解釋權存在不同的見解。香港法律系研究生汪圖先生曾在<淺談普通法與大陸法>一文中曾指出﹕「在普通法,由於判例對以後同類訴訟有約束力,所以解釋法律的本質等同立法。法學家哈特(H. L. A. Hart),於其著作《法律的概念》(The Concept of Law)指出,在普通法下,「解釋」法律就是運用司法酌情權(Judicial Discretion)透過判例訂立法律,所立的法律就是判例法(Case Law)。」同時他亦指出﹕「當大陸法的法律條文有含糊時,釐清的責任落於立法機關而非法院。」相信這亦是一些人高舉憲政學邏輯﹐批評人大釋法等同修改<基本法>的重要理據。

然而﹐我們絕對不能忘記﹐普通法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則﹐就是「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原則﹐這亦是判例法的法理依據。可是﹐只要我們翻查香港本地的法律資料﹐便會發現香港終審法院已有案例﹐承認人大釋法合法合憲。香港終審法院在1999年12月3日<劉港榕對入境事務處處長>([1999]2 HKCFAR 300)一案的判詞(Judgement)中﹐已明確指出<基本法>是「全國性法律(national law)」﹐裁定「常委會根據《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及《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有權解釋《基本法》。」﹐並表示「若常委會依據《中國憲法》第六十七條第(四)項及《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所授的權力對《基本法》作出解釋,香港法院便有責任依循。」。此外﹐判詞在人大釋法問題上﹐指出常委會的法律解權是「全面的權力」(general power)﹐法院在<基本法>第158條第一款的問題上﹐更裁定「常委會根據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對《基本法》作出解釋的權力是源自《中國憲法》,而這項權力是『全面而不受限制的』(in general and unqualified terms)。尤其是,常委會這項權力的適用範圍擴及《基本法》的每一項條款,而並非限於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三款所指的『範圍之外的條款』。 」﹐「常委會可在沒有訴訟的情況下行使釋法的權力」(this power may be exercised in the absence of litigation)。其後在2001年7月20日<入境事務處處長對莊豐源 >([2001] HKCFA 10)案的判詞中﹐亦遵從<劉港榕案>的案例﹐持相同的法律觀點。

換句話說﹐釋法不但合法合憲﹐而且香港終審法院儘管以普通法角度解讀<基本法>﹐都同樣承認全國人大常委擁有<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所有權和解釋主動權﹐符合<基本法>和中國憲法。資料更顯示<劉港榕案>已成了案例﹐成了判例法﹐亦即是普通法的一部份。假如一些人堅持以普通法解讀<基本法>﹐就更應該恪守「遵循先例」原則﹐尊重終審法院這兩個案例是不可推翻的終局判決﹐承認全國人大常委的法律解釋權。因此﹐不論以普通法還是大陸法進行解讀﹐也沒理由得出人大常委沒權釋法的結論。正如終審法院在<莊豐源>案判詞指出﹕「一國之內存在兩制,常委會在不同制度下依照第一百五十八條的規定作出的解釋在特區是具有約束力的,並且是特區制度的一部分。」

歸根咎柢﹐香港一些人反對釋法的根本原因﹐乃是他們將<基本法>視之為聯邦制國家中的「地方憲法」﹐從而忽略了法源的問題。事關在聯邦制國家裡﹐地方憲法的解釋權在於地方法院﹐假如地方憲法與聯邦憲法出現抵觸﹐則交由憲法法庭審理。

然而﹐這正顯示他們不認識我國政治體制﹐因而對<基本法>存在錯誤見解。因為他們忘記了我國並非聯邦制國家﹐而是一個單一制主權國家﹐地方權力由中央政府賦予。此外﹐<基本法>本質上只是一條在香港擁有憲制性功能的全國性法律﹐而香港本質上是中國的地方城市﹐香港的「特別行政區」地位﹐是全國人大常委根據憲法第31條和<基本法>所賦予的﹐高度自治亦絕不等同獨立於中央。既然人大釋法合法合憲﹐並有先例可援﹐我們便應將釋法視作香港法治的一部份。假如只懂盲目反對釋法﹐高呼「法治已死」混淆視聽﹐這不單沒有法理依據﹐反而是莫視法治的行為﹐對一國兩制亦只會有害無益。


[1] 這是什麼背景音樂.太好聽ㄋ

對不起,我雖然不是講這個文章,但是從這首歌可以聽出來你是非常愛國的.我希望你能寄這這首歌給我. 是我的e-mail


[引用] | 作者 Ryan the Drummer no.742 | 25th Mar 2006 13:2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這是國際歌(好像與愛不愛國無關﹐笑)...不過本人沒有閣下的e-mail address呢...


[引用] | 作者 CK | 27th Mar 2006 01:3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請求

send這歌給我吧
jayleung26@yahoo.com.hk
thx!


[引用] | 作者 kit | 22nd May 2006 18:2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信報財經新聞:何君堯弱智應聲[從] 已不是第一次迴避23條的立場.有朝一日他成為下一屆律師會會長,又如何面對23條的立法問題呢?

信報財經新聞:何君堯弱智應聲[從] 已不是第一次迴避23條的立場.有朝一日他成為下一屆律師會會長,又如何面對23條的立法問題呢?



[5] 何君堯弱智應聲[從] 說自已會為六四平反,他本人六月四日生日,但從未參與任何六四@念活動 http://hk.youtube.com/watch?v=r_lnyj8dsfs,4分7秒看

何君堯弱智應聲[從] 說自已會為六四平反,他本人六月四日生日,但從未參與任何六四@念活動 http://hk.youtube.com/watch?v=r_lnyj8dsfs,4分7秒看



[6] 林行止在《信報》發表文章亦表示聽罷習近平言 論 後覺得心驚膽跳。」弱智應聲[從] 何君堯說:此乃一句勉勵的說話 。事後因始于这会谈 想向李慧玲提出起诉诽谤,智商低心胸窄的偽「君」止,人又蠢但又要好出鋒頭.

林行止在《信報》發表文章亦表示聽罷習近平言 論 後覺得心驚膽跳。」弱智應聲[從] 何君堯說:此乃一句勉勵的說話 。事後因始于这会谈 想向李慧玲提出起诉诽谤,智商低心胸窄的偽「君」止,人又蠢但又要好出鋒頭.



[7] 何君 堯偽「君」止,又蠢但又要好出鋒頭,博出位,自吹嘘玷辱了何仙姑贞洁美名

何君 堯偽「君」止,又蠢但又要好出鋒頭,博出位,自吹嘘玷辱了何仙姑贞洁美名,不知何君尧先生k c ho & fong是否嫌律师会副会长这个头衔不够响亮,要自称何仙姑后人来加重份量,捞取多少政治资本。不过话说回来,史载何仙姑在世为人时,从没嫁人,亦誓不嫁人。若是如此,则有两可能:其一,何仙姑曾背誓偷汉,私生孩子,方能有代可传,生出何先生这位后人。其二,则是何先生胡乱吹嘘,玷辱了仙姑贞洁美名。不管是前者后者,都是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8] 全靠有何君堯這種偽「君」止,人自私禍自生,落馬洲六人死亡,死者家屬激動地向特首控訴現行法例太寬鬆,身為交通投訴組小組委員會的成員何君堯,是現任律師會副會長,違反交通法例,上訴理由::『果個系一個方便嘅選擇,convenient choice

全靠有何君堯這種偽「君」止,人自私禍自生,落馬洲六人死亡,死者家屬激動地向特首控訴現行法例太寬鬆,身為交通投訴組小組委員會的成員何君堯,是現任律師會副會長,違反交通法例,上訴理由::『果個系一個方便嘅選擇,convenient choice,咁但係我有諗到。 上訴人亦就警員在現場的處理手法有微言。在本席向上訴人指出警員如何截停他及的士司機此範疇與他是否不小心駕駛無關後,上訴人不再爭持。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ju/ju_body.jsp?dis=60506&ah=&qs=&fn=&currpage=t



[9] 包致金侄女輕判,律師會何君堯:『果個系一個方便選擇]

包致金侄女輕判,律師會何君堯:『果個系一個方便選擇]身為交通投訴組小組委員會的成員何君堯,是現任律師會副會長,違反交通法例,上訴理由::『果個系一個方便選擇,convenient choice,咁但係我有諗到。 上訴人亦就警員在現場的處理手法有微言。在本席向上訴人指出警員如何截停他及的士司機此範疇與他是否不小心駕駛無關後,上訴人不再爭持。 全靠有何君堯這種偽「君」止,人自私禍自生http://www.110.com/panli/panli_262.html


[引用] | 作者 fool | 26th Aug 2010 12:49 PM | [舉報垃圾留言]